第十三章 母亲的遗物

小说: 樱雪花开 作者: 恋云薰儿 更新时间:2020-11-09 17:00:45 字数:3449 阅读进度:14/83

“爸爸,学院今天放月假。”星洛跟上父亲的脚步说道。

墨淮羽“嗯”了一声没有抬头,继续拿起桌子上的酒壶大口喝了起来。

换做从前,星洛早就摔门出去了,但这次他没有,他转身从书房外端进来一盆清水,然后顺势把悬挂在手腕上的一条灰白色毛巾浸湿了。

“爸爸练了一上午的剑一定很辛苦,来擦个手吧。”边说,星洛边用双手把毛巾呈给墨淮羽。

墨淮羽看了一眼星洛,接过毛巾,胡乱擦了几下双手后,又继续喝起了酒。

“爸爸不问问我在学院的情况吗?”星洛来到父亲正对面坐下说道。

墨淮羽瞟了一眼儿子,淡淡说道:“小孩子的事情有什么好问的。”

星洛望着父亲淡漠的眼神,依旧保持着微笑,“其实不用我说,您也应该什么都知道了,毕竟帝妗就这么大,而您又是千灵族修为排名第五的终极剑神……”

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墨淮羽猛的抬起头,“他都告诉你了?”

“爸爸您说的他是指谁?”星洛故意问道。

“明知故问!”墨淮羽淡淡道:“他一个终极牧神,有什么好教你的?”

“不,爸爸,他对我很好,也很严厉。”

“严厉有什么用?难不成他想把你也培养成一个牧神?哼哼,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在战场上能做什么?”墨淮羽冷冷说道。

星洛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评价墨晚辰,“爸爸,伯父他是牧神,他能救人。”

“救人?哼哼,这些年,除了你爷爷蓝梓王,他又救活过谁?”

“爸爸您为何这样说?”星洛不解的问道,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墨晚辰的他心中分量仅次于父亲墨淮羽。

“你母亲他救不了,就连他唯一的儿子从战场负伤回来,他也救不了。”墨淮羽突然大声说道:“那个孩子才刚满十八岁,曾是我最疼爱的弟子。”

星洛一愣,这一个月来,他从未听墨晚辰提起过这件事,原来他的独子竟早已战死沙场,难怪,他幻音阁外的架子上会有那么多有毒的仙草,起初星洛并不理解墨晚辰收集他们的目的,现在看来,墨晚辰除了救人,心中更是早就做好了随时替爱子报仇的准备。

墨淮羽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问道:“你伯父,他还好吗?”

星洛点点头,“伯父他表面上看上去很好,但内心却和您一样痛苦,如果不是您刚才告诉我这些,我都不知道他心中竟隐藏了这么多秘密,他原本是想跟我一块来看你的,但这几天刚好碰上珈蓝学院新弟子入学,他就先回去了。”

墨淮羽看了星洛一眼,淡然道:“罢了罢了,我当初收他的爱子为徒,他现在收你为徒,也算是扯平了,说说吧,这一个月你跟着他都学了什么?”

“伯父大多数时间都在教我如何提升修为,我现在的体能已经比一个月前要好许多了。”

“哼哼,他能教你的也就只有这个了,我都不指望他能教你修炼技能。”墨淮羽用一种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接着,他又瞄了一眼星洛,“这一个月你的修为有进展吗?”

“截止到两天前,已经突破一级了。”

“嗯,初灵或子灵修为,一个月突破一级也算正常……”墨淮羽随口说道:“那你现在修为到多少了?”

“八级元灵。”星洛道。

“嗯,八级元灵。”墨淮羽随口应了一声,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星洛说的话,“你刚才说多少?八级……元灵??”

星洛点点头,这是他第一次在父亲面前提起自己的修为。

墨淮羽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嘴角微动,却一说不出话来,他才只有七岁多,修为却已超过了当初自己十七岁时的水平。

“这么说,你的初始修为是七级元灵?”

星洛再次点点头。

墨淮羽再也忍不住,冲上前去将儿子紧紧抱进怀中。星洛先是一愣,随后鼻子一酸,在他记忆里,从他懂事起,父亲墨淮羽就没再抱过他。

……

帝妗的天空一碧如洗。

正午,星洛和父亲同坐一张桌子上共进午膳,父子俩已经有许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坐在一起了,一个月未见,墨淮羽突然觉得自己的儿子长大了许多,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星洛就是他的骄傲。

那天,墨淮羽第一次破天荒的没有在饭桌上饮酒,侍从为这对父子准备了六菜一汤,整个午饭期间,墨淮羽一直都在不停地给星洛夹菜,星洛也毫不犹豫地把所有父亲夹给他的菜吃的一干二净。

饭后,墨淮羽向星洛展示了自己的剑术,这让星洛第一次对剑术产生了兴趣。

“只要你想学,我随时可以教你。”墨淮羽对星洛说道。

半天的时间过得很快,星洛返回帝凌学院前,墨淮羽给他看一个紫色的木匣子,“这是什么?”星洛问道,和父亲一起生活了七年,他竟从未见过这个匣子。

“这是你妈妈留下的,等你修为日后突破一级圣灵后,我再正式交给你了。”墨淮羽道。

星洛打开木匣子,一阵耀眼的光芒从木匣子里绽放出来,光芒散去后,星洛清楚地看到匣子里放置的东西,那是一块纯紫色的石头。

“这是灵力石吗?”星洛连忙问道。

墨淮羽点点头,“你妈妈去世前,修为已经有满级圣灵了,这是用她全身修为幻化成的灵力石,以前,我总觉得只要把它带在身边,你妈妈就一直还在,现在我想通了,把它交给你,能让你在未来灵力突破的道路上节省很多时间。”

“妈妈……”星洛望着这块紫色的灵力石,心中一阵激动,以往在他的脑海中,对母亲的记忆一直都是空白的,但此时,他却真正感觉到了母亲就在身边。

“爸爸,这是妈妈留给您的东西,我知道您对她的感情,这是您最后一点精神寄托,我不能要。”星洛道。

墨淮羽用少有的慈爱眼前望着星洛,“我的修为已到超圣灵,这块灵力石对我而言的确只剩精神寄托了,但对你不同,一个修士要想完全靠自己的努力修炼到满级圣灵修为,前后少说也得耗费二十年时间,就算你天赋再高,一年突破一级,也至少得十二年,能为你节约十二年的时间,就是这块灵力石最大的价值了,相信你妈妈的在天之灵看到这个,也一定会欣慰的。”

此时的星洛早已泪流满面,他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匣子里的灵力石,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手刃了那些害死母亲的罪魁祸首。

天渐渐黑了,墨淮羽开始催促星洛返校,“时间不早了,我让侍从送你回学院,等你修为正式突破到圣灵,就来我这里拿走你母亲的东西。”

星洛点点头,“爸爸,我不在您身边的时候,您也要少喝点酒,就算不为我,为了妈妈您也要保重身体。”

墨淮羽淡淡一笑,抬手拍了拍星洛的脑袋道:“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臭小子来管我了,管好你自己就行。”

正准备离开,墨淮羽的侍从突然慌张地跑了过来,“殿……殿下,咱们的院子被一群人包围了,您快去看看……”

“都是些什么人?”墨淮羽淡淡问道。

“好像是邻国的,他们脸生,我一个也没认出来……”

“谁这么大胆敢跑我这里来闹事?”墨淮羽抡起剑就朝院外走去。

星洛停顿了一下,也连忙跟上了父亲的脚步。

一出院门,星洛就看到了高高骑在马背上的路长亭,与他同骑一匹马的是一个粗壮的男人。

一见到星洛,路长亭立刻就激动起来,“父王,就是他,他就是星洛,我的一身修为就是因为他才没有的,您一定要替我做主!!”

父王?星洛立刻反应过来那个男人的身份,原来他就是路长亭的父亲,云溪国的王路沉箫。

“敢情趁着一天月假,你这是回家搬救兵去了。”星洛淡笑道。

“你就是星洛?”马背上的男人用粗鲁的声音问道。

“没错,我就是!”星洛上前一步应道。

“我儿子的修为被废,是不是跟你有关系?”路沉箫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星洛抬头望着对方,淡淡说道:“那晚在场的人很多,我哪知道他的修为是被谁废的,不能因为我跟他辩过几句嘴,就把这么大的罪名扣在我身上吧。”

“不用多说,一定是那个叫默星辰的老师干的,长亭说那天很多人都看到他当众甩了长亭一耳光,默星辰又是你师父,你还敢说这事跟你没关系吗?”

星洛冷冷一笑,“默老师才不会那么小心眼,倒是令郎,如果默老师当时真要和他计较,可就远不是一记耳光这么简单了,您可知道令郎当时都说了什么吗?”

“长亭,你当时都说了什么?”路沉箫低头问了一声。

“父王,当时是默星辰先动的手,我气不过才说了一句要灭他全家的话,他不能因为一句话就要废我修为吧!”路长亭慌忙说道。

“且不说这件事不是默老师做的,就算真是他做的,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废他一身修为也算是轻的!”星洛盯着男孩说道。

“真是太嚣张了!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路沉箫挥起马鞭就朝星洛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