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真的只是一场梦?

小说: 樱雪花开 作者: 恋云薰儿 更新时间:2020-11-10 23:18:26 字数:3407 阅读进度:15/83

眼看着马鞭就要打在星洛身上,一道剑影闪过,瞬间划断了路沉箫手中的马鞭。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出手教训我的儿子!”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星洛身后传来,在场每个人都感受到了这个声音带来的灵力压力,那份压力,几乎让所有人都为之颤抖。

“你……你是什么人?”路沉箫沉声问道,他本能地将手移到了自己腰间的剑柄上。

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星洛身后慢慢走出,他没有直接回答路沉箫的话,而是抬手隔空把对方从马背上拽了下来,没有用任何技能,只是单纯的灵力,这一举动,就连站在一旁的星洛也吓了一跳。

留在马背上的路长亭吓坏了,他双手死死抓住面前的马鞍不敢出声。

“你……你到底是谁?”刚才还一脸威严的路沉箫眼下也有些慌了,他顾不上刚才跌下马时的疼痛,拼命想要凑上去看清楚对方的脸。

黑影走到路沉箫面前,然后用剑托起他的下颌淡淡说道:“令郎口中的默星辰正是家兄,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借着月光,路沉箫隐约看清了对方的脸,虽然墨淮羽已归隐多年,但那张面孔还是足以带来威慑力的。

“您……您是……”路沉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儿子口中的酒鬼竟是……

“在千灵族,姓墨,身份地位又在你之上的,还会有谁。”墨淮羽淡声道。

路沉箫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千灵族,身份地位在他之上的就只有千灵族的诸位皇子皇孙了,墨淮羽的这句话,足以证明了他的身份。

“淮……淮羽亲王……”路沉箫颤抖地吐出这几个字。

“不知刚才令郎所说的灭他全家四个字有没有包含我在内?墨晚辰的家人,上至千灵族王蓝梓,下至千灵族所有皇子,我倒想问问,你一个小小的云溪国,有那么大能耐吗?”

“殿下息怒……殿下息怒……”此刻的路沉箫脸色惨白,整个上半身都几乎要磕到地上去了。

墨淮羽冷淡的说道:“你给我进来!让其他人就到院外候着!”

“是!是!”路沉箫哆嗦地起身应道。

转身后,墨淮羽顺势把腰间的钱袋子丢给星洛,然后对身旁的侍从说道:“阿布,送小洛先回学院。”

“是,殿下。”阿布恭敬的应道。

离开前,星洛有意多看了路长亭几眼,他趴在马背上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

回到帝凌,星洛对路长亭修为被废一事一直耿耿于心,如果不是墨晚辰,那还会是谁呢。

从家出来,星洛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加上舍友们一个都没回来,星洛便想起了浅薰儿,她的家人都不在帝妗,仅有的一天休息时间,她应该还在学院。

想到这里,星洛直接朝浅薰儿的校舍跑去。

校舍在夕月阁西侧三楼,看管校舍的是一个年近五旬的中年妇人,星洛想给浅薰儿一个惊喜,便用易容术逃过了检查。

第一次进女生校舍,星洛还是有一丝紧张的,噔噔噔便一路小跑从一楼到了三楼。

薰儿的校舍在西侧最顶端,因为是休息日,加上又到了饭点,留在校舍里的人并不多,一路走来,星洛几乎没看到几个人。

来到薰儿校舍门外,星洛注意到校舍的门并未关严实,轻轻敲响后,星洛开始耐心的等待屋内的人开门,可好半天过去,屋内似乎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好奇的星洛忍不住轻轻推开门,屋内,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人正坐在靠窗的床榻上修炼,女人肤色如雪,发色如墨,三千青丝如瀑布般的披散下来,一直延伸至纤细的腰间,一圈色彩鲜艳的帝王花正环绕在她四周,花色艳丽,花姿优美。

“你是谁?”星洛忍不住问道。

女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星洛的瞬间,她的表情微微颤抖了一下,“你是怎么进来的?”声音像冰霜一样可怕。

星洛没有说话,他一眼就看到床底下一双红色鞋面的锻鞋,那是薰儿时常穿在脚上的,“你是谁?你为何会坐在薰儿床上?薰儿人呢?”他一连三问道。

女人一脸冰冷的从床榻上走下来,她所有的目光都聚在星洛身上,在没有丝毫提醒下,她突然朝星洛释放出了一股强大的灵力,灵力瞬间压的星洛透不过气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把薰儿怎么样了!!”星洛用尽力气说道,对方带给他的灵力压力,已经远远超过墨淮羽此前释放出来的压力。

“死到临头还在关系别人,这个姑娘她是你什么人?让你这么关心她的安危?”对方冷冷问道,她跟星洛说话时,连嘴唇都没动。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究竟把她怎么样了!!”星洛咬牙说道,他的嘴角已经开始有血渗出。

“哼哼,我才用了一成不到的灵力你就成这样了,珈蓝学院的弟子也不过如此。”女人哼笑道,他似乎已经把星洛完全看透了。

灵力压力越来越大,星洛的双手死死抓住门框,女人来到他面前,突然抬手抓起星洛的衣领然后将他举过头顶,“你我本无冤无仇,只怪你运气不好撞见了我,所以我只能先杀了你。”

星洛拼命挣扎,却根本无济于事,如果仅仅因为识破身份就要被灭口的话,那简直太冤枉了,更何况星洛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薰儿……是不是……已经遭你毒手了?”星洛一口血吐在女人手腕上,但依旧面不改色的问道。

女人盯着眼前这个男孩,他远比她想象中要坚强得多,在生命受到威胁之时,他首先想到的人竟不是他自己。

僵持没多久,星洛在极度的灵力压迫下昏死了过去,女人把他丢在浅薰儿的床榻上,然后静静地看着他,她一向不喜欢外人看到她的容貌,一直以来,所有见过她容貌的外人都无一例外的被她灭口,但今天,她迟疑了。

这样一个天赋男孩,如果就这样死了的确有些可惜,更重要的是,他对浅薰儿的关心,让这个女人内心深处生出了一丝丝的触动。

想到这里,女人决定饶星洛一命,只是更改他的记忆,但一番施法后,女人惊讶了,星洛的记忆似乎被什么东西保护起来了,别说是更改,她甚至连窥视都无法窥视到。

女人根本不知道,在星洛的深沉意识中,有他对灵力修炼的全部记忆,这份宝贵的记忆,苏小墨自然不会容许他人窥视到,在星洛离开幽冥界之前,他就已在星洛记忆周围设下屏障,这层屏障,是凡界任何修为层级的人都是无法破解的。

“奇怪,这孩子到底什么来历?”女人喃喃自语道,她自认修为已练到的出神入化的境界,却也会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

片刻之后,女人又一次抬起手,原本瞳色极淡的双眸现在俨然变成了红色,越是琢磨不都,她就对这个孩子越是好奇,“让我来看看他的灵根到底长什么样。”女人哼道。

随着她的再一次施法,一个绽放光泽的灵根从星洛心脏的位置慢慢升起,灵根是由修士体内的灵力凝聚而成的,它的颜色会随着修士自身修为的变化而变化,灵根外层最先展现出来的是蓝色,但很快,女人就透过蓝色看到了灵根核心深处的颜色,那金色之中隐约混合着一些赤红色,女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双腿也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赤金色的灵根,足以证明眼前这个人的修为曾经至少达到过神级以上。

难怪他的初始修为会有七级元灵,想不到体内竟藏着一颗赤金色灵根,可他究竟会是谁呢?女人又打量了一遍星洛心道,除了瘦弱,她实在看不出这个孩子还有什么别的过人之处。

女人想着,嘴角一牵,露出一个表情复杂的微笑,既然他的记忆无法更改,那就只能更改周围人的记忆了。

那晚的夜很静,静到仿佛可以听见窗外露珠抵滴落在花瓣上声音。

星洛不知何时被送回了二零八校舍,躺在床上,他感觉自己一整晚都在做噩梦。

第二日辰时。

进帝凌以来,星洛第一次睡到了辰时,直到轻茗摇醒他,他才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

“小洛,你已经整整睡了六个时辰了。”轻茗囔囔道。

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星洛连忙翻下床,“昨天谁送我回来的?”

“什么嘛?你昨晚不是自己回来的吗?你说回家一趟太累,一进校舍就睡了。”轻茗瞪大眼睛望着星洛道。

“这不可能,昨晚我回校舍时,你们一个人也不在。”

轻茗拍了拍星洛的脑袋笑道:“小洛,你睡蒙了吧,昨晚你回来时我们都在,我还特意问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饭呢,不信你问问其他人,大家都可以替我作证。”

这怎么可能,轻茗说的那些话为何自己一点映象都没有,星洛自言自语道,自己昨晚明明在浅薰儿校舍,还有那个女人……

一想到这里,星洛的神情立刻紧张起来,“薰儿,薰儿怎么样了?”

“她卵时来找过你,见你没起床,就自己走了。”一旁的荣羽说道,怕星洛不信,他又补充了一句:“是我给她开的门,好像是要来找你晨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