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师姐钟无颜

小说: 樱雪花开 作者: 恋云薰儿 更新时间:2020-11-12 06:37:08 字数:3358 阅读进度:17/87

温润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枫树影子映射在十里坡的地面上。

帝凌学院的五名参赛弟子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来到十里坡,他们都是一群年轻英俊的少年少女。

“师兄师姐加油!师兄师姐加油!”

人群中,围观的帝凌学生们早已经忍不住大喊起来,五人都是今年帝凌学院的毕业生,也都是帝凌今年准备送去参加珈蓝入学考核的人选。

站在星洛身旁的轻茗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五人当中唯一的女孩,从她一出现起,轻茗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身上,“嘿,小洛,司城,你们快看安师姐,她可是我的崇拜了许久的师姐。”

顺着轻茗的手指,大家看到了一个身穿黄色衣服的少女,她长着一张鹅蛋脸,双眸似一泓清泉,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清香淡雅的气息。

“知道你崇拜安师姐很久了,可别人已经有心上人了,你呀,最多也就做做旁观者。”司城上来就给轻茗泼了一盆冷水。

轻茗二话不说,抬起膝盖就从身后踹了一脚司城的屁股:“臭司城,你给我闭嘴!我只说自己崇拜她,又没想把她怎么样!”

“死胖子,安师姐可是我们帝凌学院修为最高的学姐,崇拜她的人自然多了去了,就你这样的,安师姐恐怕到毕业也不会记得。”

轻茗不服气地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我崇拜她,我自己知道就好,不需要学姐记挂。”

“啧啧啧……你就自作多情吧!”

看到两人争来争去,星洛和雨非也只能淡淡一笑,然后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约摸一盏茶时间后,所有安顿好的参赛弟子们都陆续抵达了十里坡,他们将在这里抽签决定自己的首轮切磋对手。

星洛很快注意到,一群约摸十五六岁的少年们正揣着一大摞白色画纸在人群中穿梭,带头的是一个身高五尺二的俊俏男孩,他身穿一身淡蓝色轻衫,面如美玉眼似清泉,微微上扬的唇角,带着桃花般的笑容。

没过多久,几个少年依次来到星洛等人面前,他们给几个男孩每人发了一张画纸,画纸上栩栩如生的画着帝凌五位参赛弟子的画像,画像的正下方分别写着他们的名字、年龄和修为。

“各位师弟,记得给他们加油哦!”带头的少年笑道,他叫花无涯,17岁,正是轻茗口中安师姐的心上人。

见到无涯,众人都立即兴奋起来,这个17岁的少年,早在三年前就已经通过了珈蓝学院的入学考核。

“无涯师兄是专程从珈蓝学院赶来参加安师姐比赛的吗?”轻茗迫不及待的问道。

“没错,为了今天的比赛,我把近半年的月假都用完了,想不到从帝凌毕业三年多,竟还会有这么多人知道我。”花无涯笑道。

“可不是嘛,学院的老师们可是天天把你的画像展示给我们看,无涯师兄14岁以八级元灵修为考入珈蓝学院,这件事整个帝凌学院几乎无人不晓。”司城接话道。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被雾歌那小子给超越了,那个小疯子,12岁就突破八级元灵修为,简直不让人活啊!”花无涯继续笑道。

“不管是无涯师兄、雾歌师兄还是安师姐,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司城说的没错,安师姐一直都是我们的学习榜样,她修为了得,今天的比赛也一定能够技压全场,有她在,别人根本拿不了第一……”轻茗不停地说着一大堆好听的话,仿佛就像是在夸奖自己的意中人。

花无涯快被这个八岁男孩逗乐了,他轻摸了摸轻茗的额头笑道:“小师弟,我先替语轩谢你了。”

“无涯师兄你客气了。”

“……”

星洛此时顾不上与大家聊天,画纸上五人的修为和年龄才是最吸引他的东西。

安语轩,15岁,修为:七级元灵;

祭夜,15岁,修为:六级元灵;

百里沐晨,15岁,修为:六级元灵;

宫玉恒,14岁,修为:五级元灵;

枫弄月,14岁,修为:五级元灵。

五人的修为和年龄,无一不符合珈蓝学院的入学要求。

“无涯师兄,等安师姐通过今年珈蓝的考核,你们就能顺利团聚了。”星洛笑道。

“为了这一天,我已经等太久了,等她通过珈蓝的入学考核,家族就会为我俩订婚。”花无涯带着激动的口气说道。

“那得提前恭喜师兄了。”

“谢谢小师弟,你们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花无涯莞尔一笑道,“等我发完了手上的画纸,再来找你们聊天。”

“师兄慢走。”

就在花无涯准备离开时,星洛无意间瞟到了他右手手腕上的珈蓝手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花无涯的师承竟是钟无颜。

“无涯师兄,你师父是不是那位35岁的女剑神钟无颜?”星洛突然拉住花无涯的手问道。

“恩?是的,小师弟你怎么知道?”花无涯好奇转过头。

星洛微微一笑,“没事,师兄的手环不小心露出来被我看见了。”

听到星洛的话,花无涯更是一脸诧异,“手环上只有师父的名字,并没有她的年龄和主修技能,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我已经在帝妗见过她好几次了,所以......”星洛刚想说,花无涯的伙伴们已经开始催促他了,“师兄,我们快走吧,还有很多画纸没有发完呢,快快快!!!”

“小师弟,等我回来再来寻你。”花无涯边走边便星洛喊道。

星洛点点头,望着花无涯离开的背影,他想起了几个月来自己每次回家时的情景。

这个叫钟无颜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墨淮羽门下的大弟子,二十年前,15岁的钟无颜考入珈蓝学院,那年,墨淮羽27岁,修为刚到六级圣灵,钟无颜对墨淮羽一见钟情,从第一次见面起,她就发誓这辈子都要留在他身边,所以在选择师父时,钟无颜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墨淮羽,她以为只要在他身边待的时间长了,墨淮羽就会对她产生感情,但她哪里知道,在墨淮羽心中,早就已经把全部的爱都给了诗雨。

五年后,墨淮羽与诗雨大婚,心灰意冷的钟无颜自觉无法在珈蓝学院再待下去,索性选择不告而别,直到七年前千灵族那场变故,钟无颜才再次回到了珈蓝,那时的她,早已从当初的少女变成了半老徐娘,但她对墨淮羽的那份痴情却从未改变,直到半年前,墨淮羽才知道,在钟无颜消失的那些年里,她一直独自居住在极寒之地附近,除了每日修炼外,她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思念墨淮羽。

半年前,也就是星洛第一次回家后的第二天,钟无颜从千灵族王城来到了帝妗,在征得墨淮羽同意后,钟无颜搬进了他和星洛在帝妗的家,也是从那天起,星洛每次回家,都能看到这个他不知是叫阿姨还是叫师姐的女人。

花无涯此时也无心在人群中继续转悠,他已经有半年没有见到师父了,而如今,他却从一个男孩口中听到了师父的下落。

不一会儿,首轮对战的抽签结果已经出来了,帝凌学院的对手是来自灵汐学院的五位弟子。

看到对方五位弟子的修为,众人心里便都有了数,灵汐派出的五位弟子,除了一位四级元灵修为的少年外,其余人的修为都在三级元灵以下。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花无涯原本紧张的神色瞬间放松了一大半,不管第二轮抽签结果如何,那都已经是下午的事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尽快从男孩口中问出师父的去处。

星洛一直在原地等花无涯,看到对方过来,他才转身朝十里坡外的枫树林走去。

初夏的帝凌学院,周围的气温还不是很高,花无涯一路跟着星洛来到了枫林深处,“小师弟,你方才说你在帝妗见到过我师父,她现在人在何处?”花无涯急切问道。

星洛停下脚步转身面朝花无涯道:“她就住在帝妗王宫东边的一个小院里。”

“帝妗王宫东边的小院?那是什么地方?”花无涯不解的问道。

星洛瞄了他一眼,继续道:“是她师父在帝妗的栖身之地。”

“我师父的师父?你说的人莫非是我师祖墨淮羽?”花无涯连忙问道。

星洛点点头。

“小师弟,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又是什么人?”

星洛告诉花无涯这些的目的其实很简单,他只想让花无涯把钟无颜从父亲身边带走,连他一个八岁不到的孩子都能看得出,墨淮羽根本并不喜欢她。

“我家离那个小院很近,我每次月假回家,都能看到他们俩,无涯师兄你若不信,现在就可以去看看。”星洛说“他们俩”三个字时,满脸挂着厌恶,父亲对母亲的爱,岂是这样一个女人可以替代的。

花无涯本来有许多话想问星洛,思来想去,他觉得尽快找到师父才是最重要的,“小师弟,等我寻回师父,定好好谢你。”

星洛不慌不忙的摇摇头,缓缓道:“谢就不必了,你只管把她从帝妗带走就好,为人师者,天天对弟子不管不问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