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再见!浅薰儿

小说: 樱雪花开 作者: 恋云薰儿 更新时间:2020-11-23 05:13:40 字数:3452 阅读进度:28/83

星洛一下擂台,就被一拥而上的帝凌师生们包围了,一些异性师生们甚至直接问起了他的家事,以及他是否有心上人之类的话。

好在墨晚辰及时赶来,才勉强把星洛从人群中带离。

“伯父,我刚才的表现是不是太高调了?”星洛跟在墨晚辰身后问道。

墨晚辰头也没回,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下一场比赛,慢慢打...”

师徒两人在枫树林中逗留了许久,直到首轮比赛全部结束后,星洛才重新回到了赛场内。

第二轮比赛,星洛的抽签对手是来自水琦学院的聂冰河,一个23岁的满级元灵剑圣。男子五官分明,脸上透着棱角分明的高冷。

聂冰河扬起头看着对面的星洛,道:“你刚才的对决我看过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取胜的,但在我这里,那些旁门左道的技能是行不通的。”

星洛嘴角掀起一丝淡淡的笑容:“只要是能取胜的方法,在我眼中就算不上是旁门左道。”

“既然阁下如此自信,那我就好好讨教讨教阁下的技能。”

星洛抬起头,与聂冰河对视了一眼,裁判的香刚点燃,聂冰河就发现周围的人都凭空消失了,偌大的十里坡擂台上,只剩他和冷夜凝两个人。

聂冰河愕然:“其他人都去哪了?”

星洛道:“他们都在,只是你看不见而已。”

聂冰河握紧剑:“你究竟对我施了什么妖法?”

星洛淡淡一笑:“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们的切磋可以开始了。”

说完,他右手上忽然多出了一把绯红色的剑,剑身闪着微妙的光泽,聂冰河看了许久,也没看出那把剑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

“你……当真只有十二级元灵修为?”他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你若怀疑,可以随时找一块测灵石来测。”

“不必了!开始吧!”聂冰河出剑道,说话的瞬间,他的脚下尘土翻腾,气势汹涌。

两人很快就纠缠在了一起。

一道道银色的光纵横交错,无数剑影汇聚在一起,犹如天女散花一般令人目眩神迷。

星洛记住了墨晚辰的话,这场比赛,无论如何,他都要坚持到最后一刻。

聂冰河今年23岁,修为一直超前同龄修士许多,他还有另一身份,就是水夜国的驸马,半年前,他刚刚迎娶了水夜国王的独女扶桑,水夜王看重他的修为,允诺他只要在三十岁前突破五级圣灵修为,就册立他为水夜国王储。这次切磋赛,虽然奖励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但第一名的这份荣耀,却是他向水夜王证明自己实力的最好方法。

星洛施展追瞳术后,所剩的灵力再与聂冰河比试剑术就没那么容易了,毕竟是两个层级的修为差,眼看时间已过大半,聂冰河的攻击力度却丝毫未减弱。

“你真是个令人兴奋的对手,比试结束后,我倒想好好认识你一下。”聂冰河道。

星洛露出微微笑容:“可以,不过咱们得先把比试结束才行。”

“时间快到了,你赢不了我的。”聂冰河又道。

星洛道:“我承认,你的确比之前那个剑圣要难对付的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一定会输给你。”

聂冰河道:“你十七岁就能修炼到十二级元灵修为,果然不是寻常人,那我就看看,最后这点时间,你要怎么赢我。”

星洛一跃飞至半空中,紧接着双手召唤出一排红色的雪樱花瓣,花瓣在他周身旋转一周后,迅速变幻成了几十把绯红色长剑。

聂冰河心一紧,几十把长剑正迎面朝他飞来,他不得不临时改变策略转进攻为防守。

场外的人看不到星洛幻境里发生的一切,他们只看到聂冰河一直在奋力躲闪着什么,场上香燃尽的前一刻,聂冰河主动认输了。

当裁判老师再次宣布冷夜凝获胜时,台下又是一片沸腾声。

那天上午,墨淮羽亲眼目睹了星洛所有的比试,直到他击败最后一个人,他悬了许久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

第一名的奖励是一块满级元灵修为的灵力石,当信亦把灵力石当众交给星洛时,他想都没想就把灵力里的灵力全部吸收了。

信亦忍不住拍了拍星洛的脑袋,道:“傻小子,你还真是沉不住气,擂台都没下就把灵力石给吸收了。”

星洛朝信亦一眨眼,道:“反正奖励已经是我的了,我想什么时候吸收就什么时候吸收。”

“行了行了,我说不过你,你现在可是我们帝凌学院的焦点了,要想不被大家围堵,就抓紧找个地方变回来吧。”

“我也正有此意,那群围观的师生们吵得我头都快炸了,院长,我先撤了,这里就交给你了。”

说完,星洛跳下擂台就往对面的枫树林中跑去,一上午的切磋下来,他已经明显有些脱力了。

回到校舍,星洛休息片刻后便开始盘腿修炼,他的修为刚才已经连续突破两层,眼下他要做的,是尽快让自己的身体适应新的修为。

不知过了多久,星洛隐约觉得校舍的门被推开了,他以为是自己的舍友们回来了,便没有睁眼。

但过了好一会儿,周围依旧一片安静。

星洛忍不住睁开眼睛,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正站在床前盯着自己。

星洛“啊”了一声从床榻上跳了起来,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之前在浅薰儿校舍里看到的那个人。

“你到底是谁?”星洛叫道。

女人依旧穿着那套白色长裙,漆黑如墨的三千青丝如瀑布般的披散而下,“你长大后的样子真好看。”女人微微动了动嘴唇道,说完,她抬起手就想去摸星洛的脸。

星洛连忙后退几步,女人的再次出现,让他意识到,之前发生的一切根本不是在做梦。

“你很怕我吗?”女人淡声道。

星洛摇摇头,“我没有怕,我只是不认识你。”

女人一阵冷笑,“没有怕,那你躲什么?”

星洛又后退了一步:“男女授受不亲,我同你又不熟,干嘛离得那么近。”说话间,他的胳膊已经贴到了校舍的墙面上。

女人哼笑了起来:“继续退啊,我看你的身子能把这个墙壁给戳穿了不...”

思忖片刻,星洛索性不再躲了,女人的修为远在他之上,就算他有心想逃,他也不可能真的逃出她的魔爪。

“这位姐姐,您到底想怎么样?”星洛叫道。

女人一笑:“你叫我什么?姐姐?你知道我今年多少岁吗?”

星洛扯了扯嘴角,道:“我只知道你比我大,你们这些姑娘又不会把年龄写在脸上,我哪儿看得出来。”

女人笑而不语,过了许久,她才转过身背朝着星洛道:“我是来替浅薰儿带话给你的,她有急事,需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听到是关于浅薰儿的消息,星洛连忙上前一步问道:“薰儿?她要去哪里?”

“听说她父亲身体近况不太好,她必须得赶回去。”

星洛顿了一下,撒腿就要往外跑,“我要去找她……”

女人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别去了,在你参加切磋赛时,她就已经走了。”

“又是不告而别!!又是不告而别!她答应过我不再跟我玩失踪的!!”星洛失望的说道,他一把挣脱了女人的手,然后独自跑到窗边生起了闷气。

屋内气氛安静了片刻。

忽然,女人来到星洛面前,微微俯身看着他的脸,道:“喂,你真的生气啦?”

星洛不说话,也不去看她,浅薰儿走了,他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个女人是谁。

女人见他没反应,又撩了撩他的腰带,“浅薰儿在你心中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星洛扭过头,道:“嗯!”

“那你有没有想过将来有一天娶她做自己的妻子呢?”

“你说什么?妻子?”星洛抬头看了一眼女人,似乎像是没有听懂她的意思。

女人顿了一下,“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是我冒失了,我忘了你还是个孩子,现在跟你说这个词似乎还早了些。”

她的话刚说完,星洛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淡淡的笑:“虽然我不知道将来要不要娶她做妻子,但我知道,如果有一天她遇到危险了,我一定会拼了性命去救她。”

听到星洛的话,女人怔住了,她的心中突然漾起了一丝涟漪,但这种波动很快转瞬即逝,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她所有的遐想。

“小洛,你在里面吗?”是墨晚辰的声音。

星洛顺势答应了一句,但他没有立刻去开门,而是转头轻声对女人说道:“姐姐,你走吧,如果见到薰儿,还请告诉她,我在帝凌等她回来。”

女人望了星洛一眼没有说话,待他再次转头时,女人已经不见了。

星洛呆呆看着女人刚才待过的地方,与她两次见面,他甚至还没来得及问她的名字。

“小洛,你在做什么,怎么还不开门?”门外又传来了墨晚辰的声音。

“伯父,我来了。”星洛缓了缓神道。

“……”

浅薰儿走了,没有人知道她的去处。

她离开后的第三天,千羽族传来消息,千羽族王位易主,千羽族长公主清潇继任王位,成为了新的千羽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