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

小说: 玉鸟儿飞进小竹楼 作者: _夜羽 更新时间:2016-02-15 04:23:44 字数:6653 阅读进度:13/28

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大事呢当思罕边喊着住手边冲出屋子,看见已经四脚朝天摔在花园里的秦小川的时候,真是心都碎了今年扣掉岩平一半年终分红,必须的

“没事儿,没事儿,也是我太莽撞了。”秦小川连忙说,孔雀是思罕的兄弟他自然不会怪罪,况且还是个帅哥,秦小川就更狠不下心责怪了。

秦小川是被孔雀抱进屋的,因为当时他确实已经疼得有点背过气去了,可还是忍不住偷看了孔雀好几眼,这个人实在是长得好,有那么点点混血的感觉,鼻梁挺直,睫毛浓长,眼窝深邃,颧骨和下颌骨却又有东亚人种的柔和,组合在一起相当的赏心悦目,再加上那略有些冷淡的气质,简直戳烂了秦小川的萌点。但小秦医生还是很有节操的,心里有了土豪,所以面对美男已经能站在纯欣赏的角度看待问题了。

而且,我家阿罕也很帅好不好秦小川看看孔雀又看看思罕,依然觉得他家土豪毫不逊色,还有那么点越看越帅的感觉

“对不起,是我太莽撞了。”秦小川正想着他家土豪发花痴,一边的孔雀酝酿了很久终于开口了,他微皱眉头,很不安地看着秦小川象牙白的皮肤那一大块触目惊心的淤青,心想着嫂子虽然叫嫂子,可也是男的啊,怎么那么不经碰呢

“真的没关系啊,我本来血小板就偏少,随便磕一下都会青一大片的,这伤虽然看着吓人,其实根本没什么的。”秦小川笑眯眯的指着被孔雀捏青的肩头说。花园里的泥土松软,虽然当时被摔了个七晕八素,但没一会还是缓过来了,毕竟也是个男人,先天的优势还在摆在那儿的,就是身上青了两块,一块是被孔雀掐中的肩膀,一块是承重着地的肩胛,上了药,也没那么疼了。

“血小板少是什么病严重么”思罕一听马上紧张起来。

“这个是小问题,就好像有的人头发多,有的人头发少一样。”秦小川赶紧轻描淡写。

他从打进屋就没让这两兄弟轻松过,虽然他可以说是受害者,但此时却有一种碰瓷党讹上了老实人的微妙感觉。

“思罕,晚饭我来做饭吧,上次答应你的。”秦小川决定做点什么安抚一下忐忑的两人。

“叫外卖吧。”思罕说。

“我说我做晚饭”秦小川霸道的扬起下巴。

“好吧。”思罕无奈的看着秦小川,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可是冰箱里只有速冻饺子。”

“来的路上我看见集市了,去买。”秦小川伸出手指戳戳思罕的胸膛。

“我去吧。”孔雀主动请缨,他正愁没个借口闪开呢,嫂子和大哥之间的粉红泡泡都快把屋子挤爆了,他就算再不解风情也知道自己现在相当多余。

果然,关门声才刚刚落下,思罕就已经把秦小川抱到沙发上亲上了。

“你兄弟一会儿回来呢。”秦小川欲迎还拒地看着思罕解他的衬衫扣子,面色通红,一双水汽氤氲的眼睛四下滴溜乱转,一副馋的不行却又不好意思下口的样子,可就思老板这火力,一次没个一小时都折腾不下来,那集市也就在两三公里外,开车一个来回也就半个多小时。

“不会,他懂的,不会太快回来。”思罕低声轻笑了一下,又说“他叫孔雀,和你一般大,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一家人,老爷,那我两谁大谁小啊”秦小川故作刁钻地乜着思罕。

“别乱吃醋,他是兄弟,你是老婆。”思罕手臂一勾抬起秦小川的腰,把他的裤子扯了下来。

“谁吃醋了“秦小川恣毛,当然,有点小介意是不假的,毕竟那么帅的男人成天跟在自己男人身边,秦小川以己度人,觉得思老板要没动过心思都不科学。

“我吃,说,刚刚你偷看他多少眼了”思罕在秦小川脖子上又亲又咬,弄得秦小医生像一尾上了岸的活鱼一样挣扎个不停,却又被摁着逃不脱。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啊我错了,你别咬那里啊啊我不敢啦,不敢啦。你最帅,你最帅了,啊轻点,轻点,求你了”秦小川被收拾得眼角发红,泪珠四溅,又痛又爽。

思老板绷着一张吃醋的老脸,下手越来越黑,把前几次舍不得用的小手段都使了出来。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魔鬼,尤其秦小川这长相气质还特别招s,思罕不借题发挥s他一把都对不起秦小川的勇于撩拨。

午后下起了一阵小雨,思罕靠坐在窗前看着湖面的烟雨蒙蒙,秦小川靠在他的怀里昏昏欲睡,万物寂静,天地间似乎只有彼此的心跳相呼应,这是一份宁静而美好的感觉,谁都不愿开口打断,彼此都万分珍惜相依偎的时光,因为都知道,短暂的甜蜜后就是分离。

思罕没说他这一次回来多久,秦小川也没有问,他只知道思罕要做的事还没有做完,否则一个对傣家人如此重要的日子,思罕不会不去和家人团聚,岩平的神神秘秘,孔雀的谨慎小心,这一切都昭示着思罕身边依然危机四伏。秦小川猜,他的归来,也许只是想在这样的日子里,见上自己一面,就像每当春节,每一个人都有一份回家的执念,因为那里有自己最思念的人,可惜,自己已经无家可归。

越想明白,秦小川越有一种放声大哭的冲动,这份美好和宁静逼得他几欲落泪。

“思罕,放点音乐吧。”秦小川轻轻的说。

“我这没有cd机,要听电台么”思罕用手指轻轻卷着秦小川的黑发,短短的黑发在他指间弹动。

“我手机里有。”秦小川说着就要起身找手机。

“别动,我拿给你。”思罕按住他,探手从沙发上抓过秦小川的外套,拿出手机递给他。

秦小川打开播放器选了一首歌,悠扬的前奏过后,陈奕迅温柔的嗓音驱走了满室的宁静。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秦小川说。

“嗯,很好听。”思罕点了点头,很少听歌,但他觉这首歌的曲子很优美,只是歌词里略带了一丝无奈和忧伤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和总是乐天的秦小川是不太相符的。

“为什么喜欢”思罕忍不住问。

烛光照亮了晚餐,照不出个答案,恋爱不是温馨的请客吃饭,床单上铺面花瓣,拥抱让他成长,太拥挤就开到了别的土壤,感情需要人接班,接近换来期望,期望换来绝望的恶性循环,短暂的总是浪漫,漫长总会不满,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

“因为,我曾经也陷在这样的恶性循环里”秦小川平静的看着窗外绵绵的细雨。也许在现任的爱人面前提自己的过往情史是一种愚蠢的行为,可是秦小川还是忍不住剖白的冲动,这一次,对思罕所抱的期待已经超出了他的承载范围,他总是恐慌,生怕自己烧完了所有青春却换来一无所有。

短暂的沉默后,思罕有点笨拙的跟上了手机里的歌声。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每个人都是这样,享受过提心吊胆,才拒绝情待罪的羔羊,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等虚假的背影消失于晴朗,阳光在身上流转,等所有业障被原谅,爱情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

音乐已经落幕,秦小川却久久不能回神,他慢慢转过头,目光对上了思罕温柔的注视。

“没唱好,你要喜欢,我再去学。”思罕轻笑。

“才一遍就那么厉害,你上学的时候一定是学霸。”秦小川笑着摸了摸思罕的脸。

“老伴儿,你那么夸我,老头子我会不好意思的。”思罕笑着握住了秦小川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故意用很苍老的声音说到。

这绝对是秦小川这辈子听到过的最肉麻的称呼,肉麻的他都快哭了。

金乌月兔交辉的时候,孔雀载着一车子生鲜回来了。

“哇,好大的河虾”看着这些新鲜食材,秦小川打心眼里喜欢,对孔雀露出一个赞许的笑。

“等着,我们今晚吃好的。”秦小川提着两兜子菜高兴的奔厨房。

“秦医生,我帮你。”孔雀连忙提着剩下的菜跟了过去。

思罕站在厨房门口看了看,一个人上了楼,他得去把帕敢的事情再安排一下,争取再挤出点时间陪陪小川。

厨房里,孔雀自觉的把案板活儿都包了,几乎不让秦小川动手,秦小川知道他还在愧疚中午那一下,为了让孔雀心里舒服点,秦小川也就没有拒绝,都让孔雀做了。

“秦医生,肉是切片还是切丝”孔雀问。

“切丝,比筷子细一点就好。”秦小川边说边调着醉虾的调料,鲜活无污染的野生河虾是做西湖醉虾最好的原料,秦小川看到这些虾的第一眼就决定了它们的命运。

把虾镇在玻璃碗里醉着,秦小川转身看孔雀切菜,分分钟被那手刀功震住了,孔雀明显是不会做饭的人,但这丝毫不妨碍他出手如电,他用的不是菜刀,而是一把短匕首,寒光过处,肉丝飞散。

也许是不习惯和陌生人相处,被秦小川围观的孔雀有点不太自在,可是对方又是他嫂子,不能老冷着个脸,纠结半天,脸上只摆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不想笑的话就不笑,不然多难受啊。”秦小川隐含笑意的说。

孔雀有点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没在对方眼中看见不满和挑剔,秦小川确实只是不想他太别扭。感受到对方的善意,孔雀放松了下来,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整个人反而柔和了下来。

阿米豆腐,罪过罪过,不能更帅秦小川在心中感叹。

英俊的土豪老伴儿,帅炸天的小叔子,一对儿聪明活波的小小叔子,漂亮的小姑子,可爱的干儿子,秦小川觉得,自己以后在江湖上可以横着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准花痴配角

、凯邦亚湖

再一次留宿小白楼,秦小川名正言顺的进了思罕的卧室。

“我还有一点工作要处理,你先等我一下。”秦小川洗完澡出来,思罕正坐在桌边操作电脑,看见秦小川出来,笑着指了指大床。

秦小川扫了一眼,是银行转账的页面,他没有多看,爬到床上躺到一边,拿出手机开始上网。

思罕穿着深色的真丝睡衣,前襟敞开露出紧实的胸膛,胸前那只翡翠平安扣即使在略微昏暗的灯光下,也散发出一种带着荧光的绿意,格外的惹眼。秦小川自从和思罕相好后,对翡翠也关注起来,他知道思罕的平安扣价值不菲,可是有多不菲他并不清楚,这时看见了,忍不住就到网络上搜了下同款。

他先在淘宝上输入了翡翠满绿平安扣,一点,哗啦啦出了一大堆,会员价,惊爆价,爆款,999,699,299

秦小川默默的叉掉页面,点开了百度,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靠谱的专业网站。帝王绿,龙石,绿玻璃高清照片里的那些似乎都逊了一筹,不如思老板胸前那块,怎么就成了镇x之宝呢

再开一个网页,佳士得,苏富比近年同类翡翠拍卖价

五分钟后,秦小川再一次默默地叉掉了网页。想起上次他和思罕亲热的时候,因为动作过大,思罕胸前的平安扣扬起来砸到了他的眼睛上,当时思罕焦急的捧着他的脸查看了好久,现在想想,秦小川觉得如果当时被砸瞎了他也不亏了,他也可以炫耀一下自己是被世界上最贵的一块石头砸瞎的

思罕合上电脑回到床边的时候,正看见秦小川一脸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怎么了”思罕掀开被子躺到秦小川身边,伸手把他搂进了自己怀里。

“在盘算现在打晕你抢走平安扣然后顺利逃走的机率有多大。”秦小川瞄了一眼近在眼前的那块平安扣,近看,越发美得扣人心弦,正阳浓绿,起胶强荧光,清透如玻璃,翡翠中的帝王龙石。

“不用抢的,这就给你。”思罕说着竟真的摘下了平安扣要往秦小川脖子上挂。

“别开玩笑了,我不要“受到惊吓的秦小川连滚带爬的躲开。这种奇珍秦小川自认无福消受,而且,就算真挂到身上了,别人恐怕也会以为这是299的淘宝爆款,这就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而且,这东西挂在身上,他还要不要出门了

思罕看着吓坏的秦小川,笑着作罢。他说要给秦小川也不是玩笑,这要小川喜欢,他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可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东西如果戴在小川身上,难免会引起有心人的觊觎,威胁到小川的人生安全,现在自己不能时时守在他身边,如果因为死物而害了活人,他一定会悔恨终生的

“对了,还真有东西要送你的。”思老板说着够过去打开了床头柜子上的抽屉,今天初见秦小川太高兴,差点把正事忘了,这回他回来,可是亲自送谢礼的。

“什么啊”秦小川被勾起了好奇心,也跟着探过身子。

只见思罕从抽屉里拿出了两个紫色缎面的锦盒。

“这是要送你和纳医生的,谢谢你们救了玉京和小龙。”思罕说着打开了两只锦盒,两件精美的玉器呈现在了秦小川眼前。

质地温润的紫玉,不是非常的清透,有点像调制得很浓稠的藕粉,浓淡相宜的紫罗兰色给人一种华贵的感觉。两只都雕成了摆件的形式,都有小儿的拳头大小,一件雕成了祥云如意,青白玉的底子上托着一朵紫色祥云,刀工精湛,线条飘逸,仿佛那朵云就要乘风远去一般;另一件雕了一对并蒂莲,两瓣荷叶交错托起一双莲花,一只含苞一只怒放,淡紫色的莲瓣晶莹剔透,荷叶上分布着天然的绿色脉络,栩栩如生。

“哪一个是我的啊”秦小川嘴上问着,目光却不由自主地飘到了那只并蒂莲花上。

“这个。”思罕从善如流的把莲花玉雕交到了秦小川的手上。

秦小川爱不释手的捧到眼前观赏把玩,玉质微凉,触手温润,雕工更是巧夺天工,即便是秦小川这样的门外汉,也看出这东西价值不菲。

“好贵重”秦小川感叹,虽然不及思罕的平安扣,可这东西放到市场恐怕也不是他秦小川的财力可以企及的。

“不比生命贵重。”思罕笑着说。

“我这算收受病人家属财物了吧”秦小川失笑。不禁想象了一下,如果科室主任抓到他这个小尾巴,一定会把他钉在本院门口的耻辱柱上,然后,从他的性向出发,力陈他这样的人对社会造成的危害,然后再把他彻底扫地出门。曾经,主任拿捏秦小川的杀手锏就是要调他的科室,为此,秦小川被迫顶了无数的夜班,让出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很多机会,而现在,再想起来,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我来昔马做乡村医生,嚯嚯嚯

“不,这是我思罕送给朋友和爱人的礼物。”思老板把秦小医生搂过来亲了一记。

爱人,这个词我喜欢秦小川表示自己很满意。

感动之余的秦小川正要拉着思老板大战三百回合,却被思罕包进了被窝里。

“睡觉,明天带你去游湖。”思罕笑着说。

“你明天不回去”秦小川惊喜的看着思罕,就往常的经验来说,思罕能在昔马呆上一天都算长的,他都打算今晚拼着腰断菊残,也要和思罕**一刻值千金,被翻红浪到天明了。

“嗯,刚刚把工作重新安排了一下,挪出三天时间。”看着秦小川眼中亮出比收到礼物时更大的惊喜,思老板满足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

“等等,我和小棋子请假,请假”秦小川连忙拿出手机给纳棋发短信,拜托他帮自己顶班。

纳棋的短信回得飞快,秦小川这边才发送,十秒钟后,回信就到了。

嗯,这边有我,你等怀上了再回来都可以。加油

思罕正从后面搂着秦小川,短信内容一览无遗。思罕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胸膛里,震得秦小川后背一片发麻。

怀你妹友尽秦小川窘了个大红脸。

思罕搂着秦小川,看他恣着毛和纳棋用短信斗嘴,嘴角勾着笑,眉宇间还残留着少年的天真,一瞬间,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

这人,就像一只玉鸟儿飞进了他的竹楼,带来平安,喜乐,带来再无法放下的牵挂和爱恋。

第二天,秦小川起来的时候,思罕已经把速冻饺子下到锅里,煮好了早餐等着秦医生享用了,很多年没有人给秦小川做过早餐了,秦小医生坐在餐桌前,味道不怎样的速冻食品此时吃在嘴里也是无上的美味,秦小川蘸着醋,一口一个,三下五除二就灭掉了一大碗饺子。

“咦,孔雀呢”秦小川吃饱喝足才发现屋里少了一个人。

“我让他去办点事。”思罕抽了一张纸巾帮秦小川擦嘴。

“吃完了么走吧,带你去玩。”思罕说着就拉起秦小川出了小白楼。

别墅离湖水只有十几米的距离,刚刚走到湖边,秦小川就看见孔雀已经等在湖边的,身边是一架白色的摩托艇。

“哇哇哇,太酷了”秦小川几步奔到摩托艇边,左看右看,“思罕,可以骑么”秦小川问。

“就是让孔雀弄来给你玩的。”思罕双手插在裤兜里,宠溺地看着秦小川。

“孔雀,谢谢你啊”秦小川对着孔雀露出灿烂的笑容,现在才九点不到,孔雀要把这个东西弄来估计天不亮就在忙活了。

孔雀对他浅浅地弯了下嘴角,昨天短暂的相处后,他已经知道大哥为什么会喜欢秦小川了,他也觉得秦医生挺不错的。

“哇哇哇,我们一起来骑吧,你带我好不好”秦小川兴奋地跑到思罕身边。

“我不会,让孔雀带你玩吧。”思罕说着俯身拿起头盔和救生衣帮秦小川穿上。

秦小川略带遗憾的哦了一声,不能和思罕共骑让他有点遗憾,连兴奋的感觉都被冲淡了不少。

“去吧”思罕拍了拍秦小川的屁股把他推到岸边,孔雀已经跨坐在摩托艇上等他了。

“你不穿救生设备么”秦小川看看孔雀迷彩裤和黑色背心,又看看自己的全副武装。

“我不用。”孔雀摇摇头,示意秦小川上艇。

秦小川跨上摩托艇,按照孔雀示意抱紧他的腰,刚抱住孔雀的腰,秦小川就震惊了,妈呀,这个铁打的吧同为男人,秦小医生瞬间羡慕嫉妒恨了。

“去玩吧,中午回来给我做饭。”思罕笑着冲秦小川挥了挥手。

秦小川也冲他挥了挥手,飞了个吻。

孔雀发动的摩托艇,一阵白色的浪花从艇身后涌起翻滚,下一刻,白色的摩托艇就像利箭一样向着湖心飚射出去。

快艇在湖面上飞驰,船底擦着湖水的表面掠过,在碧蓝的湖边上拉出一条银白色的线。秦小川兴奋的哇哇怪叫,初时还对这样的速度有一丝恐惧,但现在已经完全被兴奋所代替,孔雀带着秦小川绕过一个又一个湖心岛,最后来到了凯邦亚湖的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