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

小说: 玉鸟儿飞进小竹楼 作者: _夜羽 更新时间:2016-02-15 04:23:47 字数:6678 阅读进度:21/28

缅北虽然有狼群,但更有大批的武装力量,吴开胜只要舍得花钱,多的是人给他卖命,但国内不一样,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地方,光一个郑队长就能镇住这条毒蛇。

孔雀自然也明白其中道理,不再耽搁,立即驱车赶往边境,这次他放弃了从缅北入境,而是掉头去了打洛口岸,避开了吴老三可能埋伏在缅北的眼线。

车上,思罕立即给铃铛打了电话。

铃铛正忙着查绑架的事情,结果思老板一个电话过去,自认应变能力超人的铃铛也懵了。

“那现在怎么办啊,大哥“铃铛难得的没有自己的主意,这回真是摊上大事儿了。

“你马上去江队郑队那边,把今天的事告诉他们,就说边境上那起绑架杀人案是吴开胜一手策划的,他还在境外买凶杀害了中国守法商人,另外,你想办法找到孙富国还活着的手下,让他做人证去报案,另外的证据我们这边也会尽快送过去。”思罕说。孙富国只身逃亡,思罕推测他的矿上估计已经被血洗了,如今只要能找到活口,就是最大的证据,还有孔雀抓回来的那个,只要撬开了他的嘴,吴开胜就算到头了。

“知道了,我马上去办。”铃铛难得的严肃起来。

思罕放下电话,陷入了沉思。

“小川,我们从打洛回国,入境后你要自己回昔马了,吴老三的人估计已经开始找我了,你跟着我不安全。”思罕侧身把头埋到了秦小川肩膀上。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放心。”土豪难得的脆弱让秦小医生心里酸酸软软的。

“回国后,你们要去那里”秦小川问。

“带着这个家伙,总不好招摇过市,走着看吧,能把吴老三兜到郑队长他们鼻子底下最好。”思罕瞥了一眼脚边的蛇皮口袋,无声苦笑。

“要不,我把龙石带走,这样你们行动起来也方便些。”秦小川想了想说。

“不行”思罕下意识的拒绝,这东西现在就是个祸根,怎么能放在毫无自保能力的小川身边

“没有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吴老三怎么也猜不到他要的东西会在我这里,他只会追着你屁股后面跑。”秦小川正色道,他是真的想帮思罕分担一些。

思罕也知道秦小川说的有道理,可是他真不想让小川有丝毫危险,思罕大家长做惯了,总喜欢把什么都自己扛起来,让家里人无忧无虑、安安稳稳的就好。

“大哥,我觉小川说的有道理。”孔雀难得的主动开口。

“就是,就是孔雀都说行,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啊”小川有了支持者,腰板马上就硬了。

“好吧。”思罕犹豫良久,最终点了头。

清晨,思罕一行人从打洛入境,回到了国内,孔雀把车子停在农贸市场的外边,三人就下车走进了市场,半小时后,思罕和孔雀回到了车上,驾车离开,又过了十几分钟,换了一身学生打扮的秦小川挎着一个书包慢悠悠的走出了市场,打了一辆摩的,向着客运站的方向去了。

就这样,在口岸秘密分手后,秦小川用一个双肩包背着价值上亿的翡翠原石坐上了回昔马的班车。

作者有话要说:总觉得身上的债越来越多

、不速之客

秦小川一路背着石头回了昔马,这一路上,连他都为自己稳定的心理素质惊叹了,似乎他背包里的背的本来就是块石头,而不是价值的珍宝。边检的时候,当一个小战士问秦小川包里是什么的时候,他大方的打开了背包,原石已经被思罕做了伪装,被打开的窗子用泥灰糊了起来,外表看来并无二致。

“刚刚赌的石头。”秦小川腼腆的笑笑,小战士挥挥手让他下车,又去检查别的旅客。

检查结束再上车的时候,秦小川发现他那个一直神色紧张的邻座不见了,秦医生舒了口气,淡定把沉重的背包放到了空出来的座位上。

秦小川发现自从和思罕在一起以后,胆子大了很多,也许是爱情让人勇敢,或是思老板的大腿够粗不论是思罕还是孔雀,他们都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动的沉稳和淡定,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无论什么难关和危险都可以迎刃而解,无往而不利,连带着让秦小川也跟着胆儿肥起来,换做是半年前,如果让他背着上亿的东西独自上路,旁边还坐着个不能声张的罪犯,不等贼人来抢,秦小川自己就吓死了。

然后,就在乘客们八卦和猜测着那个失踪的乘客是什么鸟的嗡嗡声中,秦小川枕着他的石头补眠去了。

大客车可不是孔雀的极品飞车,秦小川一路摇摇晃晃直到傍晚才达到了县城,这时候去昔马的班车已经没有了,虽然还有不少拉客的黑车,但出于安全考虑,秦小川决定住上一晚第二天一早坐班车回昔马。

酒店选的还是上次和思罕一来的时候住的那家,进房间锁好门,秦小川就给思汗发了微信。

“你们到哪里了”

“到省城了,你呢”

“到县里了,住一晚明早回去。你们还顺利么”

“还成,吴老三的人暂时还没有出现。”

“你干脆委屈点去住那种不要身份证登记的小黑店好了,这样不容易被查到。”秦小川知道虽然这种查询的权利只在公安系统,但并非不能公器私用,当年秦小川就是通过一个熟人查到了某任男友的开房记录,把劈腿的渣渣堵在了宾馆的床上。

“哟,懂得还挺多,以前没少做坏事吧。”思罕调侃他。

“滚滚滚我又不是你这种没节操的,哼╭╯╰╮。”

“我们今天住凯悦。我就怕他们查不到,我还等着带他们兜圈子呢。”为了秦小川的安全,思罕这一路恨不得打着大旗过来,唯恐吴老三没注意到他,他现在最怕的就是暴露了小川的存在。

“你这是赤果果的炫耀”秦小川挠墙了,他活了快三十年,住过的最贵的就是今天这家酒店了,还是为了石头,但这种小地方,哪怕是最好,也就比如家的房间大点而已。

“下次带你来住づ ̄3 ̄づ╭”

“老男人卖什么萌”秦小川不承认自己被顺毛了,买买买这个咒语,男女通用

“不喜欢”

“喜欢”秦小川老脸微红。他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恋爱谈了不少次了,竟然又有了点情窦初开的感觉。

“< ̄︶ ̄>”

“喂,说好的霸道腹黑土豪攻呢”秦小川觉得很疑惑,他家土豪前两天还连打字都不顺溜,今天还用上颜文字了。

“我是忠犬。汪”

“”秦小川终于发现他家土豪今天画风不对了。

“思罕,我一点都不害怕,真的。”想了想,秦小川有点明白了。

“小川,对不起,连累你了。”思罕终于又恢复了操心大家长的画风,今天和小川分开后,思罕心里就没有踏实过,怕小川害怕。佛说无怖无怨,他怕小川因他受累而埋怨他,偏偏他现在不能守在他身边陪伴抚慰。

“其实,我很高兴能帮你分担一些,孔雀,铃铛,岩平都很本事,你身边就我最没用了吧。”其实秦小川和思罕在一起还是很有压力的,分分钟米虫的即视感,偏偏思罕对他还很昏君,让秦小川觉得自己再翘个兰花指就可以祸国殃民了。

“小川,你是不一样的,他们可以帮我,但只有你可以爱我。”思罕给秦小医生留了个语音,甜度爆表。

虽然这句话很窝心,但秦小川还是非常疑惑思罕竟然没有吃窝边草,但凡是个喜欢人类男性的生物,在孔雀面前根本把持不住好不好,要不是先遇到的是思罕,秦小川觉得自己肯定要对孔雀死缠烂打了,就算被他用ak扫死,估计墓志铭都有死得其所四个大字。

不过他还没有二到把这种事情问出口,他现在别无所求,就等着事情解决的那天,守着他的土豪过点儿风平浪静的小日子,能这样一起慢慢变老,他秦小川的人生也就圆满了。

坐了一天车,颠簸了一天,秦小川简直想倒头就睡,可是又不舍得和思罕结束聊天,后来还是思罕察觉到他的倦意,主动结束了交谈。

秦小川恋恋不舍的把手机放到枕头边,手机屏幕暗下去的那一刻,他也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吃饱睡足的秦小川背着石头神清气爽的回到了昔马,远远看见卫生院那栋灰色小楼的时候,竟有了一点想念的情绪和归属感,不禁加快了脚步。

“秦医生”小金医生正在扫院子,远远看见自己师父回来了,丢下扫把就扑了过来。

“金多多,b超练得怎么样了啊”秦小川笑眯眯的拍了拍傻徒弟的肩膀。大半年相处下来,秦小川还挺喜欢小金医生,虽然蠢了点,但听话,人也踏实,这年头,纯种草包都不老实了,像小金这样的二把刀还能扎根边疆,也算不容易了。

“我照出岩平有胆结石了,可是那蠢驴不相信我”金多多悲愤的说。

“回头我帮你揍他”秦小川笑道,“李老呢”

“李老去铜壁关了。”金多多说。

“嗯,那我先回去整理一下行李,有病人来了搞不定就叫我。”秦小川本来想先去和老医生打个招呼的,听李老不在就打算先回小竹楼。

“哎,秦医生,你有朋友来了。”小金医生突然叫住他。

“朋友男的女的”秦小川愣了一下,他第一反应是纳棋,可是转念一想,纳棋的话小金医生能不认识知道自己在昔马的人不多,会来看自己的更少,毕竟秦小川看着和谁都挺说得来,可掏心挖肺的就小棋子一个。

“男的,省城的,前天来的,我说你不在,他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可能一两天,他又问我你宿舍在哪儿,我指给他,他就说住着等你,我说不好吧,他说没关系,和你熟,你不介意的,我没办法就给他开了门。”金多多说。

这谁啊,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秦小川听完小金医生的叙述,觉得一阵牙根疼。

“要是进贼了,我就把你浸了猪笼”秦小川好气又好笑的指了指呆头呆脑的金多多,快步向竹楼走去。

金多多委屈的瘪瘪嘴,人家本来就是遇强则弱,遇弱则强的嘛

一进小竹楼,秦小川就闻到了一股生人味,扫了一眼堂屋里,没有人,再一看自己虚掩的卧室门,秦小川不乐意了,他本来就是有点洁癖的,这张三李四的不知道是谁就往他床单上爬,打出去都是客气的,可是对方如此不拿自己当外人,也让秦小川疑惑了。

秦小川不敢轻举妄动,他先轻轻地开了纳棋以前的房间,把背包放到隐蔽的位置藏好,才推门进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里,一个男的正躺在秦小川的床上玩着手机,听见动静就看了过来,等看清是秦小川后,一下就蹦了起来,一脸惊喜的扑了过来。

秦小川目瞪口呆的看着扑过来的男人,一时没了反应,这不是他的最后一任前男友么

“小川”徐林两大步跨过来就把秦小川搂进了怀里。

被突然抱进怀里,秦小川全身的汗毛瞬间炸开了,认主一样要把这个入侵的陌生气味赶出去。

“你怎么来了”秦小川忍着难受轻轻挣脱出来,他向来不和人撕破脸,而且当初和徐林也算协议分手,所以秦小川对他还算客气。

“来找你啊”徐林的兴奋丝毫没有被秦小川的冷淡打扰,看着秦小川目光依然充满激动。

“有事么”秦小川问。

“小川,我离婚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徐林说着又抱了上来。

“等等你说什么”秦小川刚才一时不备被他抱了个正着,现在有了防备自然轻易就躲开了,可是,离婚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才当的爹么秦小川可没忘记他当初是为了什么到昔马来的,妇产科走廊里的那一架,可是被同事们茶余饭后了小半年呢。

“我和那个女人离婚了,孩子归我,反正现在孩子也有了,我爸妈不会再逼我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徐林兴奋的看着秦小川,他一直忘不了秦小川,这个恋人不但热情俊秀,还听话乖巧,要不是对方坚决不同意在婚后和他保持关系,徐林怎么舍得分手。许久不见,徐林只觉得秦小川更吸引人了,恨不得现在就把人摁倒,他是离婚的当天就跑去找秦小川的,到了医院才听说他长期外调了,徐林一听这地址,本来想放弃的,可是去酒吧找人试了几次,始终各种不如秦小川,这才找了过来,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劝秦小川和他回去的。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徐林住了两天就受不了了,要不是秦小川的小竹楼还挺舒服,他真是一天也呆不下去的。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过催吐剂。

虽说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爱过个把人渣,可是秦小川还是被前任的无耻震惊了,顺便深深的鄙视了一下自己曾经的品味。

作者有话要说:对8起,我滚回来了,明天更新点播的小短篇

、出卖

秦小川在直接把人扫地出门和坐下来好好谈谈之间犹豫了几秒钟,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虽然他现在极端看不上这位前男友,倒也还不想撕破脸,毕竟曾经好过一场,如果落到那般田地不免太难看了。

可是十分钟之后,秦小川开始后悔自己的妇人之仁,他就应该像孔雀那样把一切不顺眼的人丢出去秦小川不明白徐林哪里来的自信自己一定会跟他回去,自己看起来有那么贱么确实,他承认自己当初是有那么一点点贱的,明知道这个人将来一定会结婚,却还是抱着微末的奢望,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够打动他放弃结婚的想法和自己长相厮守,所以难免就爱得卑微,爱得失去了自信。

但如今,被思罕宠得有点无法无天的秦小川哪里还会去别人那里卑微的祈求垂怜。

“小川,你还在怪我是么”徐林依旧深情款款的看着秦小川,他一点儿也不相信曾经那个他说东不往西,爱他爱得没有底线的秦小川就这么对他没感觉了,徐林觉得,秦小川不过是在使小性子,自己多哄哄就好了。

“真的没有,徐林,我们真的已经过去了。”秦小川生出一种犹如对牛弹琴的无力感。他很想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有了爱人了,但是在这种非常时期,哪怕是对局外人的徐林,秦小川也不想暴露思罕的身份。

秦小川伸手烦躁的扒了扒头发,就在这时,对面徐林的脸色突然就变了。

“小川,你是不是有别人了。”徐林脸色难看的看着秦小川。

秦小川正疑惑这人怎么突然就开窍了,就发现他两只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手腕,秦小川不禁心里一沉。

方才抬手的一瞬间,秦小川不经意露出了手腕上思罕送的那只手表。秦小川那只卡西欧的电子表在丹老潜水的时候不小心磕到礁石,表盘碎了,上岸后思罕就把自己的腕表取了下来戴到了秦小川手上,秦小川虽然对奢侈品不太上心,但那几个耳熟能详的世界级名表的牌子还是知道的,思罕霸道的把腕带扣紧的时候,秦小川很没出息的觉得自己的手腕快被钱压折了。

这只定制款一般人可能认不出来,但徐林却是不会认错的,这人虽然收入一般,但有一颗很积极向上的心,他最爱的就是研究各种顶级奢侈品,等待有朝一日中了彩票才好一一实现人生梦想

所以,哪怕只是惊鸿一瞥,徐林也认出了秦小川手腕上这只百万级别的名表。

秦小川和徐林一起一年有余,对这个人的虚荣是很有了解的,自然也知道他一定是认出这只表了,用淘宝高仿这样借口显然是糊弄不了的,按秦小川的收入,恐怕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只这样的表,所以,显而易见的,这只表是别人送的,而且会送那么贵重的东西,关系自然不一般。

秦小川没有回答,只是平静的把袖子拉下来遮住了手表,这样的态度基本是默认了。

“你是不是为了钱”徐林的情绪有了一瞬间的失控。

“当初你买车的首付还是我出的,我后来找你要了么”秦小川淡淡地看着他。

秦小川这人也许会贪图点小享受,但对金钱的追求永远只是丰衣足食就好,上大学的时候不是没有圈子里的有钱人慕名前来追求,开出的价码极致诱人,可是秦小川一看那肚肥头秃的外在,立刻就被那些铜臭味熏得退避三舍,说白了,秦小川这人就是个颜控,思土豪最后能抱得美人归,长得不错是关键。

“那人是干什么的”被醋意冲昏头脑的男人做出一副捉奸的表情。

“这和你无关吧”秦小川心中升起厌恶,刚才没有把人直接赶出去绝对是个错误。

“你不和我走是不是因为他”徐林激动地站起身就想来拉秦小川。

“你够了啊”秦小川立即起身退开,让徐林抓了个空,两个人隔着火塘对峙着。

“小川,你原来不是这样的人。”徐林露出痛心疾首的样子。

“对,我原来太没有追求,太肤浅,所以现在我决定做点儿有意义的事情,没准明年我就可以去角逐最美乡村医生的评选了。”秦小川冷笑着看着徐林。

徐林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面红耳赤的瞪着秦小川。他是怀揣着满腔的憧憬来的,如今却被人打了脸,情敌连面都没有露,只凭秦小川手腕上的一只表,就让他败得狼狈不堪。

有些人擅于以己度人,仿佛全世界都和他一个心思,徐林爱财,那金钱的力量在他那里必然是万能的,同样的,他就认定了秦小川的背叛是因为金钱。

而也正因为对金钱的崇拜,让徐林在巨大的经济差距面前显出了深深地无力感,他再没有初来的信心百倍,整个人颓丧成了一只斗败的公鸡,挫败而又不甘的看着秦小川。

“最后一班回城的大巴是下午三点,你现在走还来得及。”秦小川懒得再和他大眼瞪小眼,直接下了逐客令。

“小川,你会后悔的。”羞恼的徐林丢下一句老套话,撞开秦小川,如丧家之犬一般冲出了小竹楼。

我早就后悔认识你了秦小川被他撞了一个趔趄,在心里吐槽。

“喂,等一下。”徐林刚冲出竹楼就听见秦小川叫了他一声,他满怀希望的转身,却看见秦小川提着他的包站在门口。

“你的行李。”秦小川冷淡的把手里的包隔空抛给他。

徐林抓起自己的包,愤愤的离开了。

秦小川回到小竹楼,立即把所有的房间的窗子都打开来,好好散散满屋子的人渣味,顺便把被徐林糟蹋过的被单拆去清洗。秦小川一边拾掇着房间,一边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他突然想如果自己也和小棋一样执着的等待最适合自己的人,而不是一样一路跌跌撞撞的寻觅,是不是也可以在疲惫不堪之前就遇到思罕,逃开诸多被伤害被背叛的痛苦。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没有这些经历,他又怎么回来到昔马,如果不来到昔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