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终于轮到她了

小说: 夜深,夫君来敲门(朱闲云1) 作者: 朱闲云1 更新时间:2020-01-14 02:02:48 字数:3611 阅读进度:356/405

“那就是你们华山派中,有人给林酒娘开了后门!”

“不公平!不公正!我们强烈抗议你们华山派的这种行为!”

“掌门人。”

就在那几个有心之人的大喊大叫声中,惊轻尘开了口。

“林酒娘,是我举荐的。”

“什么?!”

“玄云宗的少宗主,他刚才说的是什么?!”

“这怎么可能?!”

“玄云宗的惊少宗主,他竟然举荐了林酒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惊轻尘的话,并不高扬,但却令众人一片震惊。

“林酒娘竟是玄云宗的惊少宗主举荐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管是参赛区域也好,还是观看区域也好,有许多人,都感到疑惑不解。

便是林酒娘自己,也有些疑惑。

原本么,她已经做好了和华山派掌门人好好谈一谈的打算。如今看来,似乎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是这样子的。此次比武大会,各位主持方都有一个举荐名额。拿了举荐名额的这个人,可以不必参加初赛,是有资格直接进入比武大会,进行最后的比赛的。”

有知情人做着解释。

“如此说来……她林酒娘……还当真有这个资格了?!”

“玄云宗的惊少宗主,又怎会说谎?他说林酒娘是他举荐的,那便必然是他举荐的。更况且,那花名册上,不是真真切切的写着‘林酒娘’的名字么?”

“……真想不到……这酒仙子竟还有这等通天的本领。连玄云宗的惊少宗主,都举荐了她!”

“她看起来好像修为并不怎么样啊。也就顶多会酿酿酒而已。难道,是因为玄云宗的惊少宗主饮过她的酒,所以被她收买了?”

有人做着大胆的猜测。

“肃静!”

这一场风波,落在华山派掌门人耳中,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他神情严肃,面色冷峻的步入看台,入了坐。

华山派的弟子见掌门人已经不高兴,便立即厉喝一声,而后,宣布了此次比武大会正式开始。

“哼!她有风华王爷做后台又如何?她攀上了玄云宗的惊少宗主又如何?她拿酒收买了那么多人又如何?这可是比武大会的比赛场!”

“就是!比赛场上,参赛人员可不长眼睛!没有实力,修为不够,就只有死路一条!”

“哼!什么酒仙子。呆会儿,等着乖乖认输吧!可真是自不量力!”

“就是啊。若是实力不够,参加了初赛,在初赛就被淘汰,虽然有些悲惨。但也不至于丢脸丢到华山派掌门人面前,也不至于丢脸丢到玄云宗的惊少宗主面前,以及其他各派掌门人面前吧?”

“哈哈。这下子,酒仙子可丢脸丢大了!看她今后还如何在江湖之中立足!”

“好了。话不多说。呆会儿比赛场上见真章。诸位,比赛要开始了。”

不错。

今年的比武大会,比赛的确已经正式开始了!

沧浪风华握着林酒娘的手,本想给以林酒娘安慰。

毕竟,那些风言风语,沧浪风华也都听进了耳朵里去。

他不问世事,不过问红尘俗事。与这个世界,有着一种淡漠的疏离。

但听闻众人非议林酒娘,虽然只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但那风言风语在沧浪风华听来,却是格外的刺耳。

他有心想要惩罚那些人,为林酒娘出气。但林酒娘却是握着他的手,反而劝说他,不要理会那些人。

林酒娘的指尖,微微泛着凉意。自始至终,沧浪风华都没有感受到林酒娘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沧浪风华突然之间便轻轻的笑了起来。

他的眼前,仿似又看见了那日他与林酒娘在灵隐界初见。林酒娘掩映在杏花丛中的那张充满了倔强的小脸。

是的。

他的酒仙子,又怎么可能轻易的为了这么些小事而慌乱呢?

她是倔强不假,但同时,她又是一个潇洒不羁的人。可以玩世不恭,可以邪魅狂狷,可以狠狠的在乎她所在意的人和事。却又可以,风清云淡,对一切毫不在意。

沧浪风华一笑之间,心中已是释然。

参赛人员,已经陆续上场。

所有的参赛人员,谁先谁后,谁和谁是对手,花名册上都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一切,依照花名册而来。

看起来,本也是无可挑剔。

但落在有心人眼中,那便并非如此了。

“林酒娘竟然还没有上场。”

“哼。人家毕竟是玄云宗的惊少宗主举荐的人。怎么可能轻易上场?”

“如此也好!重重比赛,到了最后,她的对手,可不是一般的强大了!”

“哼。那样的话,她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几人之间的悄声非议,林酒娘全都听在耳中。

但她……依旧一身的风清云淡,一身的潇洒与不羁。

人言固然可畏。但那仅仅是针对惧怕人言的人而言!

对于林酒娘这种不在乎人言的人来说,人言么,便没有什么可畏可不畏的。

唯有,供她取笑,供她玩乐而已。

若是她已经失去了取笑和玩乐的兴趣。那么,那些风言风语,便会成为她练练手脚的好东西!

风清云淡之间,林酒娘的神识,却又在注意着比赛台上的那些人。

那些人的一招一式,那些人的修为水平,林酒娘一一看在心中。

因此,她更加的风清云淡了。

比赛正热火朝天的进行着。此次比武大会,参赛人员众从。毕竟,江湖之中,三年才举办一次比武大会。

过了今年,就又要等三年。

多少英雄豪杰,可不愿意等着三年。

三年,谁知道充满了多大的变故。

这世间,每一天都在发生着变化。谁知道三年之后,一切又会是何等模样呢?

谁知道三年后,这片修灵大陆上,又会刷崛起多少天才!

谁知道三年后,这四国之中,又会有多少修为高深的人出现?!

因此,这一次的比武大会,乃是许多修炼者必须抓住的机会。

有的时候,机会稍纵即逝,一旦失去,便永远不会再来。

一如过了这个村,便没有了这个店一般。

所以,纵然已经提前进行了几天的初赛,但因为报名人数众多,所以,进入今日这场正式的比武大会的人数,是很多的!

林酒娘不咸不淡的坐在参赛区域等待着。

好在她的身旁坐着沧浪风华,美男子在身侧,秀色可餐。她也不至于太无聊。

因此,在用神识将那些人的修为看在眼底之后,林酒娘便没有再去理会其他的东西。

不知不觉,竟是一个时辰过去了。

比赛场上,稍做休息。

华山派的掌门人,玄云宗的惊少宗主,以及其他各门派的掌门人、宗主之类的,聚在一起喝着茶休息的同时,也在低声议论着此次比赛的情况。

“今年这场比武大会,也算是人才辈出。毕竟是三年才举办一次。看得出来,这三年之间,四国之中,崛起了不少修炼者。”

“的确。三年,四国之中的确发生了不少变化。就看这一次,四国之中能不能出现一位至强修炼者了!”

“依我看,一定可以。”

惊轻尘语气笃定的说道。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光不由自主的飘向了林酒娘。

华山派掌门人听着惊轻尘的话,看着惊轻尘飘向林酒娘的目光,严肃的神情之中,却是一片了然。

“哦?惊少宗主这么说,定是已经发现了不俗的天才了?”

吴山派的掌门人,不由有些好奇的询问着惊轻尘。

“呆会儿,吴山派掌门人,你便知道了。”

惊轻尘却是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是的,惊轻尘他是故意在卖关子。而不是在故弄玄虚。因为他,就是如此的肯定!

金蛇山上那一次交手,令惊轻尘印象深刻。

世人不识珠玉,只因那珠玉不曾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就如同蒙了尘的珠玉。

但他惊轻尘,却有幸见识过珠玉被擦拭去灰尘时的样子,因此,他就是这般的笃定!

“呵呵。那呆会儿,老夫倒真的是要擦亮眼睛,拭目以待了。真不知道三年之间,这四国,会有怎样的天才出现!老夫可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见识啊!”

“听惊少宗主的口气,看来此人,还没有站上比赛场。”

“的确如此。”

惊轻尘应道。

“呵呵。那老夫,可真是对接下来的比赛充满了期待。不知道接下来的比赛,还会有怎样的精彩!”

几位掌门人谈笑之间,听见惊轻尘用如此肯定的语气说话,顿时又都来了精神,皆都神采奕奕的等待着接下来的比赛。

中场休息结束,比赛继续开始。

陆陆续续,坐在比赛区域的参赛者们皆都已经上了场。

终于,轮到林酒娘上场了!

沧浪风华松开握在手中的林酒娘的手,对她展颜一笑,并没有言语,亦不打算说两句安慰或者鼓励的话。

他便那样看着林酒娘,对她展颜一笑。

林酒娘回了他一个邪魅狂狷的笑容,迈着步子,大大方方的的起了身。

而后,她飞身而起,飞跃上了比赛台。

“酒仙子上台了!”

“不容易啊,终于等到酒仙子上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