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曾有你

小说: 月似乱 作者: 夜将离 更新时间:2020-03-26 10:45:58 字数:2315 阅读进度:182/186

敲门声响起,冷泠水顿了顿,说了句“进来”。

冷风推门进来看着坐在房中的冷泠水和萧瑟尘,表情微变。

萧瑟尘见此起身,“我去找顾则笑,你们好好的聊一聊。”

萧瑟尘出门时特意将门带上,将地方彻底的交给这父女俩。

冷风坐在冷泠水身边,冷泠水给他倒了一杯茶。

冷风顿了顿,他也不知道说什么,而后才开口。

“你真的决定了吗?不需要因为我和你娘的决定而做什么,你只需要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其他的都交给我就好。”

冷泠水听到后面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想了想才道:“我是先同他在一起才知道你们和他的约定。

我和他已经成亲了。”

冷风默然,他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他的女儿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就这么嫁人了。

冷泠水看着冷风失落的模样心微微有些痛,她伸出手搭在冷风的手上。

“我和他在一起很快乐,知道爹还活着也很开心,虽然现在还没有报仇,但是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冷风一愣,看着搭在自己手上的小手,而后笑了起来。

“好,你开心就好,要是有谁欺负你了,你就告诉爹,爹帮你揍他们。”

冷泠水也笑了起来,“好,爹,你可不可以再多给我讲讲我娘的事,我在幻境中见过她,她说她本该死了的,可她被你救活了。”

冷风的身子一抖,看着冷泠水的眼睛,还是缓缓的道出了当年的真相,也正是因为这个事才让他们家遭到了裴寒的惦记。

……

萧瑟尘才出门就看到了连潮生,他笑了笑,连潮生也看到了他,只是连潮生却没有什么好表情,转身就走。

萧瑟尘顿了顿,“要不要一起喝杯酒。”

连潮生脚下不停,可很快又折了回来,“不是要喝酒吗?跟上来。”

萧瑟尘笑了笑,跟了上去,心想着就当是给他的一个补偿吧,心中打定主意,至少这样在乱世之中会多一个用命来保护冷泠水的人。

两人坐在山崖边喝着酒,萧瑟尘道:“这就是你找的地方?”

连潮生冷哼,“这里看月亮很方便。”

萧瑟尘拿着酒杯的手一顿,而后道:“是啊,看月亮很方便。”

连潮生看着他,“你不会没事找我喝酒的,说吧,找我什么事。”

萧瑟尘垂眸,“其实我听丫头说过你,在我和丫头刚认识的时候她同我说过很多的事,其中就有你。”

连潮生自嘲的一笑,“原来我也会出现在她的口中。”

萧瑟尘喝了一大口酒,“有件事我觉得也许该让你知道。”

连潮生一顿,心没来由的一紧,面上却故作不在意的问道:“什么事?”

萧瑟尘道:“你与其他人是不同的,她心里曾对你有不一样的感觉。”

这一句话的每一个字就像是一块石头一般砸向连潮生的心脏,让他久久都没有办法平复,他想着不要再萧瑟尘面前失态,却还是失态了,过了许久他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那又如何,她到底是选择了和你在一起。”

萧瑟尘笑道:“是,我很幸运,如果我没有出现的话,她也许会和你在一起。”

萧瑟尘说着,又喝了一大杯酒定定的看着连潮生,“只不过现在我出现了,你就不会有这个机会,而她也不会再喜欢上别人。”

“你这算是耀武扬威吗?”连潮生看着萧瑟尘。

萧瑟尘却笑道,有些邪魅,“我只是觉得该告诉这件事,并让你知道现在她和我在一起。”

连潮生突然将酒一饮而尽,“呵。”

他突然站了起来看着萧瑟尘,眼中有些嘲讽又有些认真。

“你不必说这样的话,不管如何我都会护着他,你出不出现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说完他便走,萧瑟尘看着他的背影,“我说的是真的,这也是我最不想承认的事。”

连潮生脚步一顿,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萧瑟尘继续喝着酒,看着天上的那轮明月,清冷的月亮高高的挂在那里,就和他的丫头一样好看。

“还真是个聪明人。”

“他本来就很聪明。”

顾则笑和夭华走了出来,在他面前坐下。

夭华道:“想着你们许是会打一架便拉着他来看戏,却没想到你们这喝酒聊天倒是挺开心。”

顾则笑道:“你不必对他说那些,他与我们一样都不会对泠水坐视不理。”

萧瑟尘道:“可我要的是不顾一切能够以命相搏来护她周全的人。

连潮生是个极好的人,他喜欢丫头也能够在我不在的时候保护好丫头。”

顾则笑和夭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你要走?这事你和泠水说过没有?”

狡辩声音摇了摇头,感受着夜风带过来的清凉。

“我怎么会离开她,只是天下将乱,你们人间或许没有记载可是魔族却有相关记载的,魔族、妖族和人族再度聚合时必定是天下大乱时。

我没有把握能够在大乱时活下来,所以我需要有人能够在我离开后保护好她。”

夭华一愣,而后白了他一眼,“那你还不如直接将泠水托付给他,想来他是会很高兴的。”

“不行。”连潮生拒绝的十分果断,“她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能够拥有她。”

顾则笑与夭华一愣,他们没有想到连潮生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看着他固执又具有占有性的脸色,两人不知为何反而是心里松了口气。

他们也有些明白了冷泠水为何会同萧瑟尘在一起。

冷泠水是个孤独到了极致的人,她的所有情感都是内敛的,看上去就像是个没有情绪的木偶。

可萧瑟尘以一种温柔却又不可拒绝的霸气将她带在身边,用命来护着她,或许正是这份决绝让一直身处黑暗的冷泠水感觉到了光的存在。

萧瑟尘看着两人的脸色,“你们慢慢喝,我先回去了。”

当背对着两人时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没想到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