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事出有因

小说: 再嫁豪门:总裁欺身成瘾 作者: 碧玉箫 更新时间:2020-01-14 06:42:50 字数:3448 阅读进度:806/875

听到她报出病因,家里人立即又问:“怎么治?”

“我这里有黄连素和消炎药,都是一次吃三片,你们先给他喂一下。”风林雪拿出了她的医药箱,从里面掏出药品。

家人立即接过,按照她的吩咐拿出药,给小宝喂下。风林雪又说:“那我先施针了,你们站开些,保持空气通畅。”

听到她这么吩咐,家人立即闪开一个圈,在圈子的外围忐忑不安的看着。冷浩天走过来问:“雪儿,我应该怎么办?”

“帮我把他衣服解开,我要下针。”风林雪吩咐一句,冷浩天立即点头。

从医药箱里,风林雪掏出一个小包来。一打开,里面全是密密麻麻,长度粗细皆不相同的银针。冷浩天自然认识,他和她相遇的第一次,就是她用银针帮人解毒,从此两人结下了不解之缘。只是那一次,他看到她下针救了他想惩罚的人,内心非常不爽。而这一次,他却是欣赏中带着些赞许。

用酒精给针消毒完毕,风林雪纤长的中指和食指,夹着银针,开始针灸。先用2寸的针扎上足三里,随即拉起孩子的小手,在他双手手腕上的内关穴,再次下针。再扎中脘穴,也用2寸针,每10分钟下针一次,行针2-3次。等三次行针完毕,孩子脸色稍稍又苍白转成微红,紧皱的眉心也舒缓了不少。

看到孩子缓和过来,家长们也松了口气。风林雪又问:“你们有香烟吗?”

“烟?当然!”孩子的爸爸递过来一根烟,疑惑不已。风林雪又说:“点上。”

孩子的爸爸更是奇怪,风医生要抽烟?话还没问出口,他把点着的烟递过来,风林雪又要了一张硬纸片,随即,她把硬纸片放在孩子的腹部,接着,将点燃的香烟,落在纸片上!

家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点燃的香烟,散发着袅袅的香气,顿时弥漫了整间屋子。风林雪还不时用拇指和食指搓着过滤嘴,把过多的烟灰弄掉。

本来最好是用艾条来灸最好,可惜她没有,只好用香烟代替,位置是孩子的神阙穴。一支香烟不够,她又要了一支,10分钟后,她感觉到孩子的腹部已经转温,香烟也随即扔掉。

风林雪这时轻轻站起来,再次给孩子搭脉。片刻之后,她点点头:“没问题了。”

家人那一口气,一下子顺了下来。说实话,他们刚刚看到风林雪用香烟给孩子针灸,一个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虽然用了一块厚纸板垫着,但烟毕竟是点着的!万一烫着孩子,可怎么办?

可是,现在看到她点头,说“没问题”,大家顿时放轻松。

“应该让小宝卧床休息,注意保暖。吃流质食物,多喝水,注意食物卫生。”临走,风林雪还不忘回头吩咐一下众人,孩子病情缓和,他们悬着的心也顿时松快下来。这时候再看看她和她身边的冷浩天,大家的心思也都活泛起来。

“风医生和冷先生在一起了?”小宝的妈妈问。

风林雪和冷浩天互看了一眼,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倒是冷浩天快得很,一把揽住她的肩膀:“是的,我们早就订婚了。”

风林雪横了他一眼,冷浩天笑嘻嘻的,也没理,反而还更加紧的搂住她。而他没注意到的是,风林雪眼里闪过一丝幽光。

“啊?是吗?那恭喜恭喜!”旁边的人听到了,也都笑眯眯的。“什么时候办酒席?”

“回燕城吧,回去以后马上就办酒。”冷浩天依然抢答,旁边的人又是一番祝贺。

临走,小宝的家人要给风林雪塞钱,她也没收。最后,才和冷浩天一道走了。

一路上,两人一直沉默。冷浩天和她肩并肩的走,看着风林雪略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他也问了一句:“在想什么呢?”

风林雪摇摇头,冷浩天手臂一伸,揽住她纤细的腰:“告诉我,在想些什么?”

风林雪挣脱开他的束缚,轻声说:“别闹了,这是在外面。”

冷浩天再迟钝,也觉察出来她今天有些情绪低落。他越发紧的搂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没事。”风林雪目光闪烁,她只是有点莫名的心情抑郁。

“真的没事?”冷浩天显然不相信,他还是搂着她,用手指捏起她的下巴,让她的眼睛,与他对视。

这回他明显的看出来,她眼里有一丝惫懒,还有一丝忧虑。

怎么了这是?

“告诉我你怎么了?”冷浩天有点紧张,他不知道刚刚还好好治病的风林雪,怎么忽然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

“没什么,我有点累。”风林雪只是说了一句,就垂下眼帘。虽然下巴依然被他的手心捏着,呈现抬头的姿势,她却不想再说话了。

“累了?”这倒是有可能。两个人之前已经“劳累”了一个小时,大晚上的,又被拉出来给人治病。现在时间确实不早了,她会累也正常。

这样想着,冷浩天反而没有再问。他只是温柔的放开手,轻声说:“你要是辛苦,明天就别出去了。”

“那可不行,现在都月末了。要是下个月月初再找不到,那……”风林雪忧心的皱了皱眉。

“我们就多留几天,八月的第一个星期,我们还留在这里就是了。”冷浩天看似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风林雪也点点头,如果一开始没找到那株山西参也罢。可是她找到了一株,自己心里的期待就越来越多。要是不留到那个时候,她自己也不甘心。

只是,八月的第一个星期……

风林雪看了冷浩天一眼,他倒是一直傻乐,也没有在意到她眼神里的深意。也难怪,他是男人,男人是稍微粗心一点,她也没有告诉他,不知道也在常理之中……

可是,她其实好想告诉他,她的生日就是七月初七,就在八月的第一个星期。

虽然,往常在家的时候,也就是爷爷帮她庆祝一下,她也习惯了。如果冷浩天帮她大操大办,她肯定也觉得有些别扭。可问题是,冷浩天似乎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毕竟……他们现在,也在一起了不是吗?

她不希望他怎么折腾,她只是想……在那一天听到他亲口对她说“生日快乐”。

不过,依照风林雪的性格,就算是她希望冷浩天这样,她也是不会说出口的。她已经沉默了太多年,也习惯了沉默。开口向他要一份快乐?她做不出来。

于是,这一路就有点闷闷的。回到家了以后,风林雪也没有理会他继续的要求,只是翻过身睡了。冷浩天也知道她最近辛苦的很,没有再缠她。只是将她抱紧,吹灭了灯,慢慢进入梦乡。

他没有看到的是,在他吹熄灯的一瞬间,风林雪忽然睁开眼眸,眼里隐隐有光华闪动。

时光如流水一般,转眼,七月过去,八月时间慢慢到来。

这段日子,他们几乎把河谷翻了个遍,也没再找到第二株。万幸的是,也没人发现他们在找寻这种传说中珍贵无比的山西参,所以也可以任凭他们出入这么多次,对外只是宣称,他们在采药。

至于采什么药,没人问,风林雪也没说。

这些天,虽然两人还是住在一起。但是冷浩天也能明显的感觉出来,她的热情,降低了不少。

是因为度过了开始的兴奋期,所以她的热度也降低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冷浩天数次看到她惫懒的神情,都想多问一两句,但是话到嘴边,他也没有问出来。

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关系很好。等到这里事情一完,回到燕城,就举办婚礼,正大光明的在一起。

这一次,他相信风林雪不会再反对的。

七夕节的当天,他们依然如同往日一样,很早就起床了。起来的时候,风林雪看着冷浩天,眼眸里隐隐有些异动。

不过可惜,冷浩天什么都不知道。他甚至连今天是七夕,是古老的情人之间的节日,都没有察觉。

“早上好!”如同往日一样,冷浩天在她脸颊上香了一口,随即就乐颠颠的下床,找衣服给她穿上。他最近,喜欢上一个新增的项目——给她穿衣服。

每天从衣柜里给她拿出衣服来,一件件帮她换上。想打扮成什么样子,就打扮成什么样子。有时候实在是太不伦不类了,风林雪也要换掉。

不过,这里显然没有什么太多的服装。翻来覆去,居然全是唐装和裤子,连条连衣裙都没有。风林雪有傲人的身材,丰盈的前胸,不堪一握的细腰,修长笔直的腿。而且因为长期锻炼和修养的缘故,柔韧性、弹性,都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但是拥有这样好的条件,她每次却只穿着宽宽大大的衣袍,像是故意藏着一样。

虽然有些气闷,不过也好。他可不喜欢她穿得身上很少的布料,大大方方给人家男人吃豆腐。但是,那是在外面,但是在家里还这么裹得严严实实的,也太没情趣了!

不过话说回来,似乎风林雪不是一个有情趣的人……

果然,风林雪面对他乐颠颠的抱出几件衣服的行为,很是平淡。她倒是心平气和的把他拿来的几件衣服换上。穿好,外面忽然有人喊:“冷先生,冷先生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