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等待良久

小说: 再嫁豪门:总裁欺身成瘾 作者: 碧玉箫 更新时间:2020-01-14 06:42:53 字数:3720 阅读进度:807/875

这让风林雪很是意外,每一次来找的,都是她。这一回怎么变成了冷浩天了?

冷浩天明显也有些意外,片刻之后,瞳孔里光华一闪,立即开门出去:“我去看看。”

风林雪也没有多话,看着他出门。而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一接,是爷爷打来的。

“雪儿,生日快乐!”一接听电话,里面就传来爷爷和煦的声音。其实风扬宇为人很冷傲孤僻的,就算是跟冷仁霆,两个老家伙也有时候因为意见不统一而吵架。但是唯有面对这个孙女,他的心情就放柔软了。

或许是因为风林雪小的时候他一心扑在医药上,对她关心不足。等到她长大,已经形成了冷冰冰的个性,见谁都不爱搭理。这下风扬宇着急了,才改变了过去的相处方式。但是,似乎对性格已经形成的她来说,没有什么不同了。

“谢谢爷爷。”风林雪也只是平和的回答一句,听到爷爷的祝贺,心里虽然有些感动,不过她不知道怎么表现出来。

那边风扬宇轻叹一声,也知道她的个性,于是不再多话。沉默了一瞬,又问:“山西参找到了吗?”

风林雪本来找到了人参花,也顺利做出解药,但是却因为她自己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患得患失之际,反而耽误了药效。她一贯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没有把握,绝对不把话说出口。这样一件事,她也不好意思跟爷爷提。反正这颗药已经废了,又何必让爷爷也难过一把呢?

“……没有,还在找。”风林雪握着听筒,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都怪她,都怪她太晚看清自己的心,平白的让这个机会溜走!

“如果实在找不到,就回来吧……”不仅仅是风林雪,风扬宇找了这种药十年,基本上也对找寻到的希望,感觉非常渺茫。本来就是在传说中已经灭绝的物种,怎么可能还重现于世?

“嗯,我知道了,本也打算,这两天就动身的。”风林雪点点头,现在也是八月了,人参花的花期已经过去。今年……估计是没戏了!

“那就好……”那边沉默一段,忽然又问:“你跟那个小子呢,你们到底怎么样了?”

“我……”

前一段,风林雪只是跟爷爷说,她和冷浩天已经和好了。具体的情况,她支支吾吾,并没有提。笑话,她怎么敢告诉爷爷,她和冷浩天已经同居了?

那估计,爷爷会直接杀到这里来,把他们一对“JIAN夫YIN妇”剁碎了喂狗!

没办法,女孩子的家长,对这样的事情还是比较看重的。更何况爷爷还是一个相当传统守旧的人——你说他是老古董也成。当初只是听到冷浩天跟他提起,晚上和自己一起过夜,他就按捺不住杀到燕城来。更何况经历过那些事,对事情不清不楚的爷爷,对冷浩天一直没有什么好印象。就算这一次冷浩天追到山西来,风扬宇还是提醒她,一定要和他保持距离,划清界限!

“我和他,目前很好。浩天他对我也很好。”想了想,还是只能这样说。

“这小子油腔滑调,你得小心点!”果然,爷爷还是这么提了一句。

“我……我知道了。”风林雪只好答应着,果然,爷爷还是不能够接受她和他走得太近。

但是,风扬宇显然听见了她语气里的一丝迟疑,立即声调变高,语气也严肃起来:“雪儿!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已经和那个小子……”

“……”风林雪没有答话,半天才说:“我会和他在一起的。”

“雪儿!”风扬宇怒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傻瓜孙女又被那个姓冷的小子骗了!

“赶紧跟他分开!你们还没结婚,这样像什么样子!”风扬宇依然一副古板守旧的脸孔,他也是怕风林雪吃亏罢了。

“爷爷,我会劝他的。”明显这句话是敷衍。冷浩天会是她劝一劝就不跟她好的人吗?他现在可是会装乖卖小,成功骗取她的同情心以后,再变身色、狼,翻身把她吃掉。

不过,听筒那边的风扬宇显然没有听清她话语里的闪避,他只是气呼呼的说:“记住啊,一定要和他分开!别让他占了便宜!”

说完,他立即挂上电话。

听筒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风林雪叹了口气。正说着,门忽然一下开了,是冷浩天走了进来。

看到她神色有些疲乏的样子,冷浩天问了一句:“怎么了?”

风林雪只是摇头,又看看两手空空的冷浩天:“刚刚那人叫你出去,什么事?”

“哦,没事。”冷浩天也没有多话,只是随便笑了笑。看到她手里握着的手机,便问:“有人找?”

“嗯,爷爷打来的。”风林雪说着,忽然眸光一闪,看着他,轻声说:“爷爷说,要我和你不要住在一起。”

“不是吧?”冷浩天哪能接受啊?他立即说:“雪儿,别听你爷爷的话!”

“那怎么行?长辈的吩咐也是对的,他说……我们还没结婚,而且,你之前也对我不要,要我别和你住在一起。”风林雪抛出这句话,也是一种试探。试探,他到底是爱她的人多一点,还是爱她的心多一点。

“雪儿,原来是我糊涂,我早就改了嘛!浪子回头金不换啊,你怎么能这么快就抛下我!”冷浩天抽了抽鼻子,俊朗的脸孔皱成一团,一副小受样。

“但是我们还没有结婚,实在是不应该……”

“那我们回燕城就结婚嘛!”冷浩天立即扭到她身边,一把搂住她的小腰。“更何况,睡都睡了这么多天了,现在还计较这个,不会太矫情了吗?”

“冷浩天。”风林雪忽然抬起头,目光平和又认真。犹豫了很久,她还是决定问一句。毕竟,这是关于她今后的终身大事,她不能让自己带着一丝疑惑步入婚姻,这样会给以后的生活带来阴影的。

“我想问你……”她不好直接问他,他爱的到底的是她的身体还是她的心,于是,就换了种思路。“如果有一天,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分开的话,要你选择,是会选择‘我这个人’,还是选择‘我的思想’呢?”

“啊?”冷浩天有些奇怪,她怎么会问这样奇怪的问题?她不是小孩子啊,这种白痴性的问题,就如同“我和你妈妈同时掉到水里,你会先救谁”一样。根本从逻辑上都是说不通的。

又不可能有灵魂替代的现象,科学社会,谁还去想这些奇怪的问题?

“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冷浩天耸耸肩膀,“雪儿,你是医生诶!医生还信这些?”

“我只是说——‘如果’。”风林雪又强调了一句。

“我从不说‘如果的事’!”冷浩天抱紧她,只是说:“人这一辈子,有如白驹过隙,好像朝露一般,还没绽放华彩就消失了。这么短短的几十年,如果总是考虑‘如果的事’,那么日子就没有办法向前!”

风林雪被他辩驳的哑口无言,实际上她也不相信这种灵魂剥离的事情。

——实际上,她刚刚的立论,本身就是伪命题。没有一个男人会只喜欢另一个女人的身体或者灵魂。若是爱上,必然是爱上对方的全部。就算略有些偏重,也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

只是,恋爱中的女人,似乎都会智商下降。就连平素一贯冷静的风林雪,也不例外。

虽然这一次,冷浩天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不过她的心情略微有些好转。她还是希望——冷浩天能发现今天的不同,并且表示些什么。

“今天,可能会找的比较晚,我想在外面露营。”就算冷浩天不知道今天的日子,她也希望——至少生日的时候,能和寻常的日子有些不同。

冷浩天一听,立即乐了:“好啊好啊,我自从退伍以来,好久没有在外面露营了!你不知道,我原来在西南边境,野外求生可是非常厉害的!”

风林雪略有些丧气,看来他确实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看到他欢欣鼓舞的样子,她也点头:“好,我们快一点准备。”

收拾露营用品是有讲究的。冷浩天背了特制的大背包,重的东西放在上面,轻的东西放在下面,是怕爬上的时候东西太重拉人下去。包裹里紧紧实实的塞满了各色东西,帐篷、气死风灯、生火用具、驱蚊水、瑞士军刀……还好这是夏季,不需要带睡袋。

“带上作料干什么?”风林雪看着他拿着小瓶油盐酱醋,就异常诧异。

“当然是生火做饭啊!近水,有鱼有虾,我会抓鱼,其他的就靠你了。”以往他在西南边境,有很多野味。冷浩天会抓鱼,也会逮兔子、田鼠什么的,就是不会做饭。每次一有收获,就把东西给队友,让他们来处理。

风林雪没言语了,等收拾好东西,冷浩天才笑眯眯的说:“走吧,我们走。”

临行,他忽然冲到自己的柴房去,说是拿东西。风林雪在外面等他,也没见他拿什么东西出来。

一路上两个人像往常一样去了。到了河谷地带,冷浩天放下包,说好了今天是冷浩天搭帐篷、准备吃的喝的。风林雪逆流而上,寻找人参。

搭建帐篷也是有讲究的。不能离水太近,也不能离水源太远。太近怕忽然涨水被冲走,太远了找不到水。不能在山崖下搭建,以免塌方。也不能在树下,免得打雷。他们选择的地方,是小溪汇入支流的河谷地带,地方开阔。离河岸大约有二十多米,周围也没有大树或是山崖之类的。

冷浩天搭帐篷,风林雪逆流而上,寻找人参。他在地面上清理好杂物、石头,又在周围的一圈撒上雄黄、艾草等,防止蚊虫和毒蛇出没。钉好桩,冷浩天慢慢把支架搭起来,接着又装好帐篷布。等帐篷搭好,他又拿了锋利的小刀,找寻到一根长的枝桠,削成一根棍子的模样。接着,又将一头削尖,像是一杆枪。如此这样,他又削尖了另一支,一共两支,准备待会儿用这个去河里刺鱼。